31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姐妹(三)

姐妹(三)

恢復清醒的時候,第一反應是聞到了飯菜的香味,繼而是如影隨形的全身緊



縛感。昨晚打籃球透支的體力尚未恢復,又被姐姐折磨了一個上午,現在只覺得

全身綿軟無力。我連眼睛都懶得睜開,聳動著鼻子追尋那誘人的香味。頭頂上傳

來一聲輕笑,接著腦門就被拍了一下。

  “醒了的話就趕緊睜眼,別像條小狗似的嗅來嗅去。”

  我無奈只得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眨了眨,立刻盯住了停在我眼前的一塊雞腿肉。

雖說現在手腳都動不了,不過這個距離的話,探探頭大概可以咬到。可還沒等我

付諸行動,香噴噴的肉塊就開始緩緩上移,無視我的飢餓眼神必殺攻擊,從視線

上方消失不見。我仰起頭,看到姐姐舉著筷子的一雙玉手正把雞腿肉往嘴裡送,

動作緩慢得誇張。我眼巴巴地看著那美妙的食物消失在姐姐的櫻桃小口中,心裡

覺得說不出的委屈。只得咽下口水,用牙咬著下嘴唇緊緊抿住嘴巴,肚子配合地

發出一串“咕嚕咕嚕”的聲音,把姐姐逗得笑個不停。

  “哎呦呦,看這可憐的小模樣。抱歉抱歉,本來是打算好好喂你吃飯的,可

看到你剛才嗅來嗅去的樣子就又忍不住想逗逗你。來,坐起來點~~”

  姐姐放下筷子,雙手扶住我的肩膀讓我端正地坐在她的大腿上,然後右手攬

著我的身體輕輕一攏,讓我舒服地靠在她身上,頭剛好可以枕在姐姐的胸口。姐

姐已經脫掉了早上出門時穿的套裝,換上了一身柔軟的居家服坐在客廳的沙發裡,

盡職盡責地充當我的喂飯保姆兼人形靠墊。

  “來,張嘴,啊————”

  一大塊連皮帶肥的雞腿肉進嘴,我才發覺自己真的是餓壞了。胡亂嚼了兩口

就迫不及待地咽下去,根本沒嘗出什麼味道,只有飢餓的感覺愈發強烈。第二塊

雞肉及時送到嘴邊,然後是源源不斷的米飯、蔬菜、雞肉、米飯、蔬菜、雞肉…

…由於吃得太急,有幾次不小心咬到筷子,結果遭到了胸部被捏的懲罰。轉眼間

一份吉野家的大碗煎雞飯就被我一掃而空。姐姐喂我喝了兩口開水衝的方便湯,



就伸手去開茶幾上的另外一份東坡飯。我也趁機平復一下心情,在全身束縛下伸

了個受限制的懶腰,然後微微蜷縮身體,把臉更深地埋在姐姐胸前輕輕地蹭著。

姐姐柔聲說著“別鬧,怪癢的”,但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我把這當作默許,

更起勁地在姐姐懷裡撒嬌,直到一塊紅燒肉遞到嘴邊方才罷休。喂我吃飯的間隙,

姐姐自己也偶爾吃幾口。不過她只吃米飯、瘦肉和菜花,其余的胡蘿蔔、洋蔥、

肥肉之類的一概不碰。當我試著指出這一點時,姐姐夾著一片胡蘿蔔聞了聞,然

後一臉厭惡地搖了搖頭。她把胡蘿蔔塞進我嘴裡,若無其事地說:

  “胡蘿蔔這種東西,不是冰冰做的我都吃不下去。”

  我只覺得自己的臉上熱得像發燒一樣,趕緊低下頭閉緊嘴巴默默地嚼。姐姐

真是的,這麼害羞的話也虧她說得出口。不過,雖然害羞但也很開心,心裡暖洋

洋的。晚上給姐姐做點她最愛吃的菜吧——啊不對,我都忘了自己還被捆著呢。

也不知道姐姐什麼時候才能給我解開,該不會真打算捆我一整天吧。不過話說回

來,這次姐姐精心設計的這套絲襪束縛捆在身上其實很舒服,捆得時間再長我也

樂意。

  吃罷午飯,姐姐扶我站起來,讓我背靠著沙發坐在地板上,自己轉身去收拾

桌子。一切收拾妥當之後,她走到我身前兩臂環抱著站定,雙腳分立在我被捆成

粽子的身體兩側。我不得不抬頭仰望姐姐溫柔中透出一絲威嚴的臉龐,吃飯時得

到放松的心情又立刻緊張起來。

  “那麼,你好好反省過了嗎?”

  咦?姐姐這句話問得沒頭沒腦。我遲疑了一下才猛然想起“自己現在是在接

受懲罰”這個事實,而懲罰的理由我還一無所知。姐姐在視頻裡留下了答案,但

我很不幸地錯過了姐姐的說明。天吶,這下死定了……

  “連主人的問話都敢不回答,膽子不小啊。”

  “啊——”



  我趕緊回過神來,發現姐姐的眼角和嘴角都浮現出一絲恐怖的笑意。

  “沒,沒,沒有。我不是……”

  “那麼說你是知錯了?”

  “嗯……是……”

  “真的知錯了?”

  “嗯……”

  “那說說錯哪了?”

  “呃……呃……錯在…………錯在不該惹姐姐生氣……”

  “你做了什麼惹我生氣的事?”

  “呃……我,我…………”

  “夠了!”

  姐姐的一聲斷喝讓我陷入絕望的深淵。只見她俯下身瞪著我,左手捉住我的

下巴微微抬起,臉上恐怖的笑意愈發明顯。我覺得自己仿佛一只被蛇盯上的青蛙,

渾身僵硬,背脊發涼。

  “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你居然絲毫不知悔改,真讓我意外啊。”

  這種時候,越是著急反而越不該道怎麼解釋。我張著嘴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來,只能一味地拼命搖著頭。姐姐冷冷地哼了一聲之後放手起身,再回來時左手

上多了一團絲襪和內褲——就是之前堵住我嘴巴的那些東西,右手則拎著一只泛

著不祥氣息的黑布口袋。

  “不,不是…………姐姐,我…………那個視頻…………”

  “我知道,我知道。你也有你的理由,是吧。我理解,我完全理解。等這口

袋裡的東西都在你身上用過三遍之後我會好好聽你解釋的。”

  說完,姐姐把口袋丟在我身上,補充了一句:

  “如果你到時候還有力氣說話的話。”

  “哇~~不要…………”

  我嚇得徹底亂了方寸,不顧全身的束縛奮力掙扎,蠕動著身體本能地想往後

退,卻完全忘記了自己背靠著沙發的事實。後背頂在沙發上傳回來的意外的反作

用力,加上全身被捆得如此結實無法控制好重心,我一下子失去平衡朝左邊倒去,

摔在粗硬的地毯上。這下摔得並不重,只是太過突然讓我著實嚇了一跳。我臉貼

著地毯大口喘著氣,聽見自己的心髒在劇烈地跳動,遍布全身的束縛感在這番激



烈的掙扎中不見絲毫松動。稍微定了定神之後,我用肩膀做支撐點勉強揚起頭,

發現姐姐仍然保持雙臂環抱的姿勢,緊緊抿著嘴唇俯視著我。面無表情的臉怎麼

看怎麼像是在拼命忍住笑意,方才的那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早已煙消雲散。

  我猜不透姐姐的心思,想想覺得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先坐起身子來,現

在這個嘴啃泥的姿勢實在太不像話。我蜷縮身體用膝蓋撐地,奮力直起腰身。第

一次失敗了,第二次雖然成功直起了身子,但立刻又失去平衡歪向一邊。我只好

改變策略,先掙扎著在地上翻個身變成仰臥,然後憋住氣用腹肌發力試圖坐起來。

可剛坐起一半,一只肉色絲襪包裹的小腳就踩在我胸部,溫柔地把我摁了回去。

姐姐充滿愛憐地望著我,伸手幫我縷了縷額前的亂發,又輕輕刮了一下我的鼻子。

然後幫我翻身重新變成趴在地上的姿勢。我看不到姐姐的動作,只能憑著背後的

觸感猜測她正坐在我的屁股上,雙手忙碌個不停。身上纏繞的絲襪被扯得一緊一

緊的,這感覺莫非是……

  “其實我也有錯,有些話不當面說就沒意義了,對吧。”

  姐姐的開場白一如既往的讓人摸不著頭腦。不過即使遲鈍如我也懂得,此時

此刻應該保持沉默,聽姐姐把話說完。

  “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很自私,看到你那麼開心我也由衷地感到高興,但

我就是抑制不住地嫉妒。非常非常的,嫉妒。”

  手指上的束縛突然松脫,小腹處的龜甲縛網眼也略微收縮,一縷絲襪從背脊

滑過。姐姐確實正在給我松綁。

  “我知道你喜歡運動,我也知道幾乎是運動白痴的自己在這方面不能親自陪

你。在決定帶你去參加公司的定期活動時,我以為我已經做好了思想准備。作為

一個合格的主人,偶爾把寵物放出去讓她撒撒歡也是必須的,是吧。可我終究還

是沒想到……”

  身上的絲襪來來回回地從肌膚表面滑過,弄得我既癢又舒服。我極力忍耐,



卻還是發出了一連串丟人的呻吟。這種時候我倒寧願自己的嘴巴被堵得密不透風。

  “居然在幾個毫無魅力可言的女人面前笑得那麼開心,不就是會打籃球而已

嘛,有什麼了不起的。那笑容難道不應該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嗎。那撫慰人心的

天使般的笑容,明明應該是由我獨享的啊。”

  隨著姐姐的話語,我慢慢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漸漸明白了姐姐生氣的理由。

昨晚,姐姐破天荒地帶我去參加她們部門組織的定期羽毛球活動。休息期間出了

一點小小的意外,讓我結識了旁邊的籃球場地上幾個打籃球的女孩,並且應邀加

入了她們。現在想來,雖然當時姐姐很痛快地答應了我的請求,但她平靜的面容

下面似乎確實掩蓋著某種深意。啊,我這個一提到籃球就忘乎所以的大笨蛋,竟

然只顧自己玩得盡興,完全沒考慮姐姐的感受。當我沉浸在久違的籃球場上的時

候,姐姐究竟是懷著怎樣的心情默默守在一旁的呢。一想到這裡,不禁覺得無論

受到怎樣的懲罰都無法彌補自己讓姐姐傷心的罪過。

  “那個時候啊,我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妒火中燒’。切,這成語還真

是貼切啊。”

  姐姐輕輕摩挲著我的後背,半自言自語地說著。

  “我一面欣賞著你在場上活躍的身姿,一面忍受著內心痛苦的煎熬。五髒六

腑都仿佛被火炙烤著一般,這種煎熬的感覺……我比任何時候都更明確地意識到,

這世上再不會有第二個人能讓我陷入如此矛盾而痛苦的境地了。”

  我的上半身已經被徹底解放,每一寸肌膚都殘留著微不足道的麻癢感覺,仿

佛仍在留戀著那綿密的束縛感。姐姐,全怪我這個遲鈍愚蠢的妹妹,讓你那麼傷

神。我剛要開口,柔軟敏感的大腿內側突然又傳來觸感,似乎是姐姐用力把手擠

進我雙腿之間,正在摸索著解開那些隱蔽的絲襪結,惹得我“嗯……嗯……”的

哼個不停。



  “所以呢,我仔細考慮過了。雖然很痛苦,但我不會阻止你跟她們繼續來往。

我可不是那種為了一己私念就剝奪寵物享樂機會的差勁的主人。另一方面,我也

不是那種會把這份矛盾的心情藏在心底、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然後背地裡暗

自神傷的無聊的人。我只是要把我的心情和想法傳達給你,我要用我的懲罰來表

達、來發泄我心中的妒火。你能理解嗎?”

  “姐姐…………”

  姐姐直白而飽含深情的話語直擊我的內心。是啊,我們兩人之間不需要那些

“為了對方著想所以說謊委屈自己”之類的虛偽玩意。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我

們是彼此都能夠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對方的最親密的姐妹。

  “不過這次的懲罰或許有點過火了。明知你累成那樣還把你捆了這麼久,明

知你需要恢復體力卻沒讓你吃早飯,把你一個人扔在家裡還想盡辦法挑逗你。我

自己也是第一次被嫉妒折磨到這種程度,稍微有點控制不住情緒了,你……”

  姐姐把我翻過來直視我的眼睛,周圍的空氣似乎都隨著姐姐的情緒泛起微微

的波瀾。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

  “你能原諒姐姐麼?”

  一股暖流隨著姐姐的輕聲細語衝進我的腦海,讓我幾乎控制不住流下淚來。

我拼命點頭,又立刻拼命搖頭。

  “原諒什麼的,不能那麼說。我從來就沒有怨恨過姐姐。”

  我迫不及待的開口說話。只見姐姐仿佛松了一口氣似的輕輕閉了下眼睛,臉

上終於浮現出輕松的笑容。受姐姐影響,我也覺得一下子輕松起來,說話也流暢

了許多。

  “該請求原諒的明明是我才對。我根本就是個只顧自己開心的大笨蛋,一點

都不懂得考慮姐姐的心情。而且,這次雖然捆的是有點久,可我覺得很…………”

  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失言,趕緊閉上嘴巴,但為時已晚。姐姐摟著我的脖子

把臉湊近到幾乎鼻尖相觸的位置,狡猾地笑著。



  “覺得怎麼樣?”

  “不,沒什麼……”

  “似乎好久沒玩過刑訊逼供了吶。”

  “呃…………”

  “說吧,覺得怎麼樣?”

  “…………服…………”

  “什麼?聽不清。”

  “……很……舒服…………”

  “大聲點。”

  “覺得很…………很舒服……”

  “什麼很舒服?”

  “被……被那樣的手法捆住很……很舒服……”

  “還有。”

  “從視頻裡看,也……很漂亮……”

  “還有。”

  “沒了……”

  “還有。”

  “真,真的沒了……”

  “‘以後還想多享受幾次,捆得可以再緊點,折磨也可以更久一點’。”

  “沒,沒有,我沒這麼想……”

  “說!”

  “以……以後還想多享受幾次,捆得可以……可以再……再緊點,折磨也可

以……更久……更久一點…………”

  姐姐心滿意足地放開我,從兜裡掏出一支錄音筆,在瞠目結舌的我面前按下

停止錄音的按鈕。

  “敢賴帳的話,就加倍懲罰。”

  “嗚…………”

  又被算計了,而且還是自己主動送上門,我怎麼總是這麼傻呼呼的讓姐姐輕

易抓到把柄呢。可現在再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我只能紅著臉低頭不語,任憑姐

姐把我的雙腿擺弄來擺弄去,粗手粗腳地解著那些絲襪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