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分享](變裝+藥物改造)三個姐妹花(上)

[分享](變裝+藥物改造)三個姐妹花(上)

要不是因為她,現在的我應該是一個成熟的經理人了吧,可是那一年發生的事情,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 ?? ?“我進去換件衣服,不許偷看哦~”





我是這個公司的部門主管,雖然畢業才一年多,因為銷售能力出色被領導賞識,破格提升我當了銷售主管。小雯比我小一歲,剛剛進入這個公司不久,長得很漂亮,現在是我的助理。為了最近的一個項目方案,小雯已經陪著我連續加了4天的班,如今終于完稿了。



她迅速地躲進更衣室,哢嗒合上了門,我聽出來並沒有反鎖上。女孩子就是麻煩,穿著上班用的正裝對我而言很習慣,可是女孩們總喜歡在下班后將制服換成休閑的套裝。



我等在更衣室門口,幻想著她換衣服的樣子,她會是什麼cup的?她穿著制服時的身材已經讓我不止幻想了一百次,而現在正在換衣服的她……..不,我實在忍不住了,? ???我血氣涌上大腦,什麼都顧不了了,一把推開更衣室的門。



“啊!”小雯輕叫了一聲,我熟練地用手指輕按住她的香唇示意她噤聲,左手摟住她的芊芊細腰,然后深深地吻了下去。



我知道我們彼此都有感覺,只是差一次表白,雖然我表白的方式過于直接。



我不安分的手開始滑向她的下面,小雯制止了我。



“不要在這里,我家就租住在公司旁邊,今晚就住在我家吧。”



……



我早就血脈賁張,哪還等得及她出來,打開浴室門我就鑽了進去。



“你個色狼”小雯嬌羞地說。



“親愛的,我實在忍不住了,我現在就要你。”



“你就穿著衣服進來和我一起衝澡嗎?你看衣服已經全濕透了呢。”



此時我才意識到我自己都忘了脫衣服,可是現在哪管得了這些,我迅速脫下衣褲往地上隨意一扔,與小雯在浴室中激情升華。



“滴滴滴滴滴”



鬧鐘響了無數次,小雯努力地從床上掙扎起來,將鬧鐘拿到手邊。



“糟了,已經8點了,快起床!”小雯推著早就筋疲力盡的我催促我起來。



我從一夜香夢中猛然驚醒,我在床上習慣地抓尋自己的衣褲,忽然想到昨夜他們被我遺棄在了浴室里。



“我的衣服和褲子!”



我衝進浴室一看,懵了。衣褲全躺在淋浴房里呢,徹底濕透了。



這下可糟了,離8點半上班只有20分鐘了,又是早晨,根本沒有辦法出去買啊。



“小雯,你有沒有我能換的衣服?”我急問。



“你什麼意思啊,我怎麼可能有男人的衣服啊,一直是我一個人獨住的。”小雯答道。



我心中暗自安心了一下,小雯是個好女孩,可是,現在,好女孩不能解決我的實際問題啊!



“要不,你穿我的吧。”



“啊,那怎麼可能!”



“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沒有……” 衣服的尺碼上沒有太大問題。小雯給我找來了自己的黑色打底內衣讓我穿上,然后又找了一條蕾絲邊的打底褲給我。



“這個……就不用了吧。”我臉都紅了。



“就這條是全新的,你是想光著去上班呢?還是想讓我找一條中性些的舊內內給你呢?”



“好吧,我穿。”



本來這打底褲就塑身型的緊身褲,我剛套腿,那個就很不安分地站了起來,于是怎麼都套不上去。



小雯噗嗤一笑,說她有辦法。她將我那不安分的二弟硬生生地向后扳到了股溝處,然后迅速將打底褲翻了上去,它被緊緊固定在后面動彈不得,從正面看起來真有几分像是女孩的下身。



我的臉更紅了,心中涌起莫名的激動來,我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小雯笑得更歡了。



從抽屜中取出一條黑色的連褲襪遞給我,讓我套上。



“干嘛要我穿這個?”



“好好玩,你就試試嘛,再說現在天氣挺冷的,單穿一條褲子真的受不了啊。”



好吧,既然內褲都穿上了,也不在乎多一條連褲襪了,我學者小雯的樣子,將連褲襪套在了自己毛毛的腿上。頓時,毛毛被遮得一點都看不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修長的美腿,我自己都看著有些自戀了,沒想到穿女孩子的東西竟然是那麼的開心。



小雯找了一條她認為最中性的牛仔褲給我,可是穿上后仍然是細腿翹臀,加之里面穿著塑形的內內,下身完全就是女孩的模樣。我套了一件她的灰色毛衣,也是女款的。



對著鏡子,鏡子中的我簡直就是一個女人的身体裝著男人的頭,有說不出的奇怪。



小雯對著我端詳了半分鐘,喃喃自語道:“要是化個妝也許會好些。”



“還化什麼妝啊,遲到了啦!”我急叫道。



我們奔出小雯的屋子,徑直向公司跑去。



一路上我已經無暇去看路人訝異的目光了,直到進了公司,看到別的部門的小姑娘看到我的模樣后,捂著嘴噗嗤笑出聲來的樣子,我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有多麼尷尬。



“沒事的,你只是穿得比較不和諧而已。”



“更衣室啊”我拉著小雯向更衣室跑去。



在更衣室找出備用的男裝工作制服,換上久違的正裝,我感覺從地獄升上了天堂,終于解脫了。



我長長地紓了口氣,祈禱剛才那個妹紙別把我當做茶余飯后的談資。



不過走起路來還是有些怪怪的,可能是穿著塑身內褲的關系,雖然外面套了西褲,可是完全沒有了男人走路的硬朗,反而有些扭捏。



“你剛才說我穿的不和諧,我到底哪里不和諧了?”我沒好氣地問小雯,我知道自己穿得那是太奇怪了,可是還是經不住小雯的嘲笑。



“應該說,是你的腦袋不和諧吧,那麼好的美女身段,卻偏偏配個男人腦袋,看起來就是很奇怪。”



“你!”



……..



老總的會議開得真是源遠流長,看到几個同事的表情就知道大家都憋得受不了了。會議一結束我們這一群人几乎是同一個姿勢,捂著腹部就直衝洗手間。



衝到小池前我拉下拉鏈,頓時傻眼了,那個還被死死的壓在后面呢。左右同事訝異的看著我,我趕忙捂住肚子,裝出難受的樣子,指指后面說我去大的。



鎖上廁所的門我就開始一層一層的脫,女人的褲子不僅多,而且緊,好不容易脫下了緊身內內,終于可以輕松一下,可是我發現穿上去又是個難題。不過還是得穿,我學者早上小雯的樣子,將二弟扳到后面壓緊,然后套上緊身褲,絲襪,西褲,然后繼續裝作若無其事的上班。



這一天,度日如年,大大小小的尷尬我都不想細述了,慶幸總算沒有露出馬腳來。終于等到了下班時間,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趕快回到自己家中,換上屬于我自己的男人的衣褲。



可是,剛走出公司門口,只聽得經理老張站在2樓大叫:“你們兩個先別急著走,晚上有個重要客戶要陪吃飯!”我瞬間石化。



星夜,走出飯店,老張對著小雯千叮嚀万囑咐:“你們主管喝醉了,千万把他安全送回家。”我搭在小雯的肩膀上,已經看不清前方的路,已經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要做什麼。



當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



“老張來電話了,說昨晚辛苦,放我們一天的假,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怎麼樣,開心嗎?”睡在我身邊的小雯對我俏皮地眨眨眼。



我還是睡眼惺忪,卻沒忘記打趣地回答:“你昨晚沒非禮我吧?”



“非禮?”小雯噗嗤一笑,“我能做得到嗎?”然后指了指我下面。



我伸手一摸,天哪,那條緊身內褲還死死得套在我身上呢,貌似越來越緊了。



在洗手間費了很大的勁才脫下來,感覺輕松了很多,衝了個澡后,發現還是遇到了昨天同樣的問題---沒衣服可換。算了,繼續問小雯要衣服穿吧,好在今天我外面還有套正裝可換,不必感覺那麼奇怪。



小雯給我拿來了更換的內衣,一件白色的打底內衣,卻帶著兩塊胸墊,小雯說找不到別的內衣可換了,讓我將就一下,我也只能認了。穿在身上胸脯頓時突出了兩塊,有几分像女人的樣子。



小雯找了一條三角內內給我,說真的我開始懷念昨天的緊身褲了,穿著三角內內的時候根本管不住自己的二弟,感覺特別不舒服。小雯看出了我的個尷尬,對我說:“忍耐下,等會陪你去買几條合身的內內。”



“我想回一次家。”我是真的想回家,想做回一個正常人。



小雯可憐兮兮的坐在我腿上,裝著哭腔說:“親愛的,你就這樣拋棄我了嗎?”



“我沒有啊,我只是想……”



“那太好了!”小雯打斷了我的話,“那就陪我去買衣服吧!”



我里面穿著小雯提供的一切裝備,就是最外面套了西裝和西褲就跟著小雯上街了。



小雯拉我走進了內衣店,選了好几套內衣褲,還偷偷地湊在我耳邊說:“我是根據你的尺碼選的哦。”



我瞪了她一眼,說“我要買男人的內衣褲。”



“那可不行,和我在一起,你就得聽我的。”小雯回敬道。



“那怎麼行?”我有些著急了。



“不行你就離我遠些,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你自己決定!”小雯忽然變得很强硬。



“那好吧,我的女王大人。”我不敢再爭辯。



“那就對了嘛,聽我的吧,親愛的,不會虧待你的。”



大半天的購物歷程讓我累得筋疲力盡,小雯卻仍然興致勃勃,絲毫沒感覺累的樣子。內衣店,女裝店,化妝品店,小雯似乎搖身一變成了購物女王。期初我搶著買單,可是到了下午,我發現卡里刷掉的金額夠我還上3個月的了,我暗暗盤算著接下來的兩三個月我該怎麼辦。



能將十几個大包小包帶回家里真是奇跡,不過我們辦到了。



小雯笑笑說:“親愛的,估計我們著半年都不用買衣服了。”



“那還用說,也買不起衣服了。”我有些心疼花掉的銀子。



“恩,以后我們就一起穿吧,反正穿在里面也沒關系。”



“好吧,我們一起。”



我吻向小雯,我們再次倒在了床上…….



翻云覆雨后,小雯很興奮,我卻累得体力不支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我只感覺眉頭有些微微的疼痛。



“別動別動,閉上眼,馬上就好了。”小雯不知道在我臉上做了什麼。



“好了,你起來看看吧。”



我摸摸臉,也沒少些什麼,只是感覺有些痛而已。走到鏡子前,我差點沒有暈過去,我那濃密帥氣的眉毛,竟然被修成月牙狀,我的胡子,竟然連胡根都被拔沒了。鏡子前分明是一張女人的臉,我知道那是我自己。



“喂,小雯,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都急了。



“別那麼一本正經嘛,就當是玩個游戲還不好?昨天你穿我的衣服的時候,我就想著要幫你打扮一下了。今天正好老總放我們的假,明天開始又是周末,不出去見人,有什麼關系嘛。”



“好吧好吧,你想怎麼玩?”



“來,你就坐在鏡子前面,看我給你變一個小小的魔法。”



小雯取出剛才買的遮瑕霜,粉底液,將我面部好好的修飾了一下,又開始幫我畫眼影,上彩妝。我從來沒有想過,化了妝的自己竟然有那麼美。



“我,我內急。”



“切。”



這是我第一次,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自慰。



我簡直愛上了鏡子里的自己。



再次走出廁所的時候,小雯已經幫我准備好了剃毛器和脫毛膏。



“自己去解決吧,這個不用我教了吧。”



我已經不再抗拒,不再覺得穿女人的衣褲和打扮得向女人一樣有多麼難受。此時此刻,我心中充滿著向往,我想打扮自己,我想看看裝扮后的我有多麼完美。



身上的毛毛,在脫毛膏的作用下,隨著淋浴的水衝走,我一次又一次地欣賞著鏡子中的自己----光潔的肌膚,漂亮嫵媚的臉蛋,雖然還是有些違和感,但是比昨天的自己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倍。



走出浴室,小雯捂著嘴驚叫起來:“你真是太美了。”



這一次,我不僅穿上了新買的束褲,還有帶著硅膠胸墊的胸衣,黑色的壓力襪把我有些顯粗的腿包得緊緊的,顯出完完全全女人的腿型。上身也是凹凸有致,小雯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了一頂假發,給我套在頭上。如今,鏡中的自己,已經是完全的美女的形象。



比小雯還高半個頭的我,身材看起來比小雯更出色,小雯喃喃自語道:“沒想到比我還漂亮呢,真是有些吃醋。”



鏡中的我們就像一對親姐妹一樣,我們對著手機自拍了一邊又一邊,我完全沉迷了進去,只是想要拍出更美的自己,已經暫時忘卻了自己男人的身份。



“姐姐”小雯這樣叫我。



“妹妹”我也隨聲附合。



“姐姐,我還要……”



“那就讓姐姐再好好疼愛一下妹妹吧。”



我們再次沉浸在愛的幸福中……



已經記不得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我再也無力說一句話,死死地在睡去。



半夜醒來,發現自己手機上有好几條消息。



是我的男同事發來的:“喂,你看了小雯的微信嗎?她又帶了個美女過來,比小雯還漂亮呢。你想想辦法,下次我們倆把那兩個妞約出來怎麼樣?



美女?我趕忙翻頁看到了小雯的微信,那不是剛才我們的自拍嗎?竟然被她傳到了朋友圈里!



只見下面几十條回復都是詢問我這個大美女的,我的同事們竟然一點都沒看出來是我。



我心中不禁有些沾沾自喜,那麼多的誇贊,是我著一輩子都沒有收到過的,這就是女人比男人的優勢所在吧。



“怎麼樣?喜歡上做女人的感覺了吧?”小雯的笑容帶著狡猾。



“怎麼可能,周一前一定幫我變回來啊,這樣去上班我這輩子都別混了!”



話雖然這麼說,我心中可不是這樣想的,我真希望這輩子都這樣美下去,就這麼出門去,就這樣上班去。那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次日用女孩的形象跟著小雯出了門,走在街上我們就是回頭率百分百的兩個超級大美女,只要我不開口說話,沒人會認出我是個男的,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呢。



一眨眼,幸福的日子過去了,周一終于來臨。



卸了妝,穿回男人的衣服,卻怎麼也找不回曾經那硬朗的男人的形象了。因為眉毛被小雯修過了,眉毛對于一個男人的外表來說實在影響真的很大。我現在看起來不像是女人,確是一個修了眉毛的變態男人,真的感覺奇怪。



“那頭發放下來,也許能遮住。”



我頭發本來是向后梳的,放下來竟然剛好遮住一部分眉毛,只是這種中分的形象有些不倫不類,帥氣的臉蛋頓時被打了對折,不過沒辦法了,總比漏出了女人的眉毛强吧。



“換形象了啊”“還是原來的樣子帥”“你怎麼搞得像個中學生一樣的發型”各種嘲笑迎面而來,我只能微笑敷衍。



就這樣,我仍舊上班下班,回家就和小雯愛愛,小雯似乎更喜歡我穿著女裝和她愛愛,有好几次我沒有變裝就親吻她的時候,她甚至推開了我。于是,我也習慣了一回家,就換上女裝,我也學會了自己化妝。我喜歡上了束褲壓迫的感覺,我喜歡上了女裝的自己,一切。



几個月過去,我已經不再穿男式的內褲,我已經習慣了里面裝著女式的內衣,這讓我感覺更加舒服和貼身。我習慣了穿著束褲,我已經離不開這樣的感覺。小雯也很喜歡我這樣的打扮,不時的給我換著新花樣,我感覺現在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可是,幸福的時光總會有波折。



因為堅持使用著脫毛的藥劑,腿上的毛毛已經非常稀少了,再熱的夏天我也只能穿著長褲,以免露出我的玉腿來。小雯仍然堅持給我修著眉毛,現在即使我兩個月不修眉毛,看起來也是那彎彎的月牙眉,只是時間長了,同事們也習慣了,都沒說什麼。



我可能真的玩得過頭了,工作上不停的犯錯。



那天……



經理老張狠狠的將一份傳真甩在我面前。



“你看看,你看看,你這個case是怎麼做的?漏洞百出,昨天客戶路演,你提供的功放竟然是壞的,讓我們的客戶在眾目睽睽之下扯著嗓子去做產品介紹,你還想不想做? 天X集團可是今年我們最大的客戶了,要是搞砸了,你自己交辭職報告!”



天X集團就是玲的公司,玲是個極其富有的富家女,因為我總有些勾三搭四的毛病,所以和玲一回生二回熟,她成了我們的客戶。我們之間沒有發生什麼,我對小雯還是很衷心的,和玲之間純屬一些曖昧的神交。



這次,我必須向玲去道歉了。



天X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我心中忐忑不安,這次我真的是闖了大禍。雖然我和玲私交甚好,但是工作歸工作,像玲這樣强勢的女人可不會為了私人感情還原諒我工作上的失職。我暗暗感覺自己要完蛋了。



“玲,我今天是來…….”



“你什麼都別說。



? ? “你知道嗎?你闖大禍了,你搞砸了我們公司最重要的路演,所以現在不是補償的問題,我在想我們的合作應該到此為止了。”工作中的玲儼然是女强人的形象。



“玲,給我個機會吧,真的是我不好,但是這樣下去公司肯定會開除我的。”我哀求。



“如果是我一個人獨斷的話,我會再給你一次,甚至兩次三次機會,但是我沒辦法說服公司的管理層,總之,今天我們的合作必須終止。”玲根本不願意再聽我解釋和哀求。



怎麼辦?如果現在失去了這次合作的機會,公司會開除我,我在這個圈子里的名聲也會變得很糟,更糟糕的是,因為我花錢總是大手大腳的,沒有什麼積蓄,一旦失業我還將面臨財務危機。



“玲……”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玲沉思了一下,說:“也許還是會有所轉機。”



“你說。”我的眼中閃耀出光芒,似乎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絲希望。



“明天,我們公司在度假村會舉行一次酒會,邀請的是管理層的員工和我們的客戶,你以我的朋友的身份參加,如果你有本事的話,你可以借這次機會說服我們管理層的几個核心成員,讓他們放你一馬,再給一次機會給你。”



“好,我一定參加!”



次日,玲的度假村酒會上-----



“王總您好,我是銳X傳媒的小葉。”我向面前的中年男人遞上自己的名片。



“你就是那個搞砸我們路演的公司的人啊,我們沒有什麼好談的。”王總向我擺擺手,根本不搭理我。



我只能更換對象。



我來到負責和我們公司對接的策划部門經理李總面前,恭敬地給他送上一杯香檳。



“李總您好,好几天沒見了。”



? ???李總沒有接我遞上的酒杯,微微搖搖頭,面露難色的對我說:“小葉啊,前几天的事情我不想提了,今天我和你多談的話影響也不好,別人會以為我們有什麼私交呢。”于是便不再理會我。



? ???我獨自站在酒會中央,感覺這個熱鬧的世界只有我一個人的存在,沒有人願意搭理我,實現准備好的几套道歉的說辭,竟然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 ???完了,酒會散會后就是我的末日了,我不禁想到我捧著箱子離開公司的場景。



? ???“喂,你在發什麼呆呢!”玲笑嘻嘻的端著酒杯來到我身邊。



? ???“我……”



? ???“來,我帶你去走一圈。”



? ???玲挽著我的手臂,微微地靠在我的身側,帶我再次來到了王總面前。



? ???“王伯伯,這是我的朋友小葉。小葉,這是我們執行經理王總。“玲給我們做了互相的介紹。



? ???方才還盛氣凌人的王總,見到眼前的依偎在我身側的玲,已經猜出了八九分,態度馬上180度大轉變,賠笑著說道:“小葉啊,幸會幸會,希望我們以后合作愉快。”



? ???你這個見風使舵的禿子,我心中暗暗咒罵著,表面上熱仍然不動神色的嬉笑寒暄。



? ???我明白,在這個場合,離開玲的幫助,我根本就是個沒人瞧得起的低級業務員罷了。



玲帶著我向所有的公司管理層打了招呼,几乎就是在向所有人說:“這是我的男朋友,請你們照顧一下了。”我無法辯駁,玲給了我天大的面子,我一定要知趣的。



在玲的幫助下,我還在酒會上認識了几個重量級的客戶,這几家客戶是我用傳統的銷售手段根本無法取得見面機會的。玲的圈子比我高端得多,我也因此借光有了接觸他們的機會。



我開始在這個高大上的場面中迷醉,暫時忘卻了自己只是租住在這個城市中,剛剛入行才2年的業務員,我感覺自己就是富家闊少,身邊圍繞著這個城市最成功的富商政要,我明白這些虛無的光環和榮耀都是玲給予的,只是我仍舊沉醉其中。



“來”玲拉我向休息室走去。



微醉的我已經迷失,任由玲帶我去任何的地方,任何的事情對我而言都是驚喜。而這次,玲帶我來到是一間豪華溫馨的套房。



玲將我帶至床邊,一把將我壓在她的身下,雖然玲的身材較小,卻有著說不出的霸氣,我完全被她的氣場給鎮住了,任她來擺布。



“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 ???和玲的纏綿是完全另一種体驗。



? ???玲强勢,奔放,完全掌握著主動權。



? ???几乎從一開始到結束我都是被她壓在身下,仿佛她才是男人,而我卻像是個任由玩弄的小女人一樣。



? ???我深情的抱著玲,這種開心的体驗前所未有。



?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



? ???“誰啊?怎麼那麼沒規矩?”玲有些怒了,不知道是哪個不知趣的服務生竟然在我們high的時候敲門。玲一把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將我推進了被窩,自己起身去開門。



? ???“威廉,怎麼是你?你不是說不參加我這個酒會了嗎?”站在門口的玲有些吃驚。



? ???“親愛的,我就是想你了,所以來看看你,我可以進去坐坐嗎?”



? ?? ?門口的男子竟然想要進來,我不禁感到非常緊張,這個威廉是什麼人?玲的男友嗎?還是?



? ???“你不能進來。”玲將威廉擋在了門外。



? ???“威廉,我說了,我們沒可能的,你死心吧。”說罷,玲將威廉推了出去,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 ?? ?玲回到床上,依偎在我的懷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 ?  “玲,這個威廉是什麼人?”



   “他是我爸給我介紹的相親對象,他們家做的是醫藥生意,比我家還有錢,但是我對他沒什麼感覺。”玲又是輕嘆了一口氣,似乎她的故事還有所保留。



   “哦,難道你不喜歡富二代,卻喜歡那麼平庸的我嗎?”



   “威廉太高大威猛了,我在他身邊就只能是小鳥依人的樣子,我不喜歡那樣,我就是喜歡和你在一起。”我不禁黑線,原來,玲喜歡弱弱的我,只是因為她能掌控我,她是女王嗎?



   ......



   事業愛情雙豐收,玲成了我新的女友,在別人眼里我是左右逢源,可是我自己卻是苦不堪言。一邊我要滿足玲的激情,一邊我要哄著小雯讓她不要懷疑。可是紙包不住火的,沒過過久,我半夜醒來發現小雯在流著淚偷看我的微信,我明白一切都露出了。



  我坐身來摟住小雯,小雯終于忍不住抽泣,放聲大哭起來。



“我明白的,我都明白,你不用向我解釋。”小雯不讓我說話,就是一個勁儿的哭,那天,我抱著她,一直到天亮。



我發誓我愛你一生一世,絕對不會放棄你。”我向小雯發誓。



“可是你也不會離開那個玲,不是嗎?”小雯反問。



我語塞。小雯是我今生的摯愛,我是不會放棄小雯的。但是玲對我而言,不僅是事業上的幫助,玲的激情給我的感覺是無法抗拒的。仿佛一個是善良的天使,一個是性感的惡魔,我都難以舍棄。



“你不說話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我想時間會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我會給你足夠的時間去選擇。”小雯沒有像別的女孩那樣要死要活的,她的平靜是我最愛她的地方,卻也是我最感到愧對他的地方。



兩個月后----



我還是依舊過著之前的生活,正常的上班下班,下班后我就會陪著小雯。玲也會經常約我出去,玲約我的時候我就會編個借口說自己有客戶要見,而小雯也不再追問。



只是上個月起,小雯不再和我愛愛。



我知道她是在生我的氣,可是無論我做什麼,她都是那樣平靜的對待我,也不表現出生氣的樣子,只是有時候,我會看見她在半夜偷偷的抽泣。



一輛紅色的奔馳停在我的面前,駕駛座位的車窗打開,美女車主向我招了招手。



“玲,今天准備去哪里?”



“回家看我老爸,你早些回去吧,你家小女朋友應該又在吃醋了吧。”



玲說罷一踩油門飛馳而去。



我覺得玲很適合我現在的狀態,她是非常玩得開類型,也不在乎我是否有女友。她完全接受小雯的存在,而相對小雯而言,就完全不同了。



是該回家了啊,畢竟是我理虧,我該去給小雯道個歉,安撫一下她的情緒。



“小雯,我回來了。”



喊出這一聲的時候我真的很心虛,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你回來了啊,今晚還出去嗎?”



小雯貌似很平靜,平靜中帶著溫柔,我在她的臉頰上,看到一道覆蓋著一道的淚痕。



“不出去了,對不起小雯,我錯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天天陪著你。”雖然是心里話,不過我心里還是惦記著玲,玲的成熟嫵媚在我腦海中一次次的浮現。心想著下次玲約我的時候,我該怎麼敷衍小雯。當然我也深愛著小雯,男人嘛,三妻四妾自然是夢想。



小雯莞爾一笑:“那就好,今天,你可以穿上女裝,陪我出去走走嗎?”



“好啊,求之不得”我對著小雯的臉頰親了一下,“今晚,我們也要做羞羞的事情哦。”



“不要臉~”小雯撒嬌。



然后小雯忽然又沉默了,似乎不再理會我的甜言蜜語。



“怎麼啦,小雯?你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嗎?”面對小雯忽然的沉默,我開始焦急起來。



“不,你去換衣服吧,我等你”。



因為剛過去的夏天的關系,我已經和久違的女裝分別了小半年了,今天終于可以再次穿上我希望已久的褲襪和裙子,再次當回女孩。



熟練的化好妝,裝上一件雪紡的連衣裙,肉色的褲襪,我今天走的是清純路線。



“姐姐,我們出去走走吧。”小雯挽著我的手臂。



“好的,妹妹。”我摟住小雯。



初秋的街上,人不是很多,不時有一些路過的男人會忍不住回頭多瞄我們几眼,對于這些我早已經習慣了。



小雯輕輕地依偎在我的身側,柔聲說:“姐姐,我真的很向往你就是我的姐姐,我們就這樣過每一天,那樣該多麼美好啊。”說罷,眼淚又忍不住的留了下來。



我深情地摟住小雯,說道:“小雯,我永遠都是你的姐姐,我永遠都陪著你,永遠。”



小雯依偎在我的懷中,不再說話。



回到家中,小雯向我提了一個要求。



“姐姐,我可以向你提一個要求嗎?”



“你說,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想說,我還是受不了和別人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但是,我愛你,我也不願意離開你。”



“小雯,我錯了,我......”話到嘴邊我實在說不出來,我實在無法告訴小雯我願意離開玲,因為我也愛玲,同樣不願意舍棄。



“我沒有要你離開她。”小雯早就猜中了我的心思,“相反,我最終還是願意把你讓給她。”



“不,小雯,我愛你,不要離開我。”我擔心小雯會提出分手了。



“沒有,我不會和你分手,請你當我的姐姐好嗎?”



“現在不就是嗎?”我有些疑惑。



“不,我是說,以后在我面前,你要一直穿著女裝,不要以男人的身份出現在我的面前。可以嗎?”



“這個......我答應你,可是上班我總不能穿著女裝吧?”



“不用,因為今天我已經提出辭職了。”小雯回答。



“為什麼?”我有些訝異。



“我想了很久,我想離開職場,好好在家里為你做些好吃的,服侍你,可以嗎?不過你要養我哦。”



“養你當然沒問題,我現在加了几次薪了,收入比我們以前兩個加起來還多呢。”



“所以你就繼續努力吧,男人不能沒有事業,我已經決定把男人的你轉讓給玲了,我要作為女人的你,做我的姐姐,可以嗎?”



“好......”我不知道為什麼要答應,也不知道小雯為什麼要這麼說。現在,我只求小雯的原諒,只要小雯願意留在我身邊,我什麼都願意去做。



“好,葉儿姐姐。”小雯再度留下兩行淚水。



“葉儿姐姐,你又幫我起新名字了,不過還挺好聽的。”



小雯開始宅家做了家庭主婦,每天換著花樣給我弄好吃的,陪著我出去玩,我們似乎忘記了之前的不愉快,再度回到了甜蜜中。不同的是,我再也不能在家中穿男裝了,甚至必須化妝。小雯給我買了好多護膚品,我們到了晚上就一起敷面膜,一起在網上做著衣服的搭配,儼然是一對愛美的姐妹。



到了早上,小雯總是先我起床,為我熱好牛奶,准備好早餐,然后在門口目送我去上班。



不過小雯再也沒有和我愛愛過。用小雯的話說,姐妹間不需要愛愛,我也只能由著她。反正我還有玲,玲的熱情已經讓我難以招架了,所以對于和小雯之間,就算沒有愛愛也沒關系,只要我們永遠在一起就好。



又是一個月過去,天氣開始越來越冷,我也開始在襯衫外加上了毛衣。



毛衣是小雯的,我已經習慣了,即使男裝,穿著也沒感到有什麼奇怪。



玲最近很忙,大半月沒約我了。要是換做是以前,我早就欲火膨脹,飢渴難耐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的心情異常的恬靜,似乎沒有太大的衝動,甚至走在路上看到漂亮的妹紙,我會更注意她的穿著搭配,好在晚上和小雯一起逛網店的時候有所參謀。



每天回家后,我就會換上女裝,上好妝,然后去和小雯說我回來了。小雯總是會早早的准備好熱菜熱湯,來慰藉我一天的疲憊。



吃完晚飯后,護膚是我們每天的必修課程。我那些胡渣早就給小雯修得干干淨淨,小雯最近有別出心裁的買來了光子脫毛儀,要將我全身的毛毛脫得一干二淨。我也就任由她折騰這些新花樣。



小雯似乎還在微信中加了几個好友,不停的傳授她美容的技巧,不過她不讓我看,應該都是些美容護膚的前輩達人吧。可憐的我就成了她的實驗品。



客戶開始說我越來越白淨了,越來越美了,我也沒放在心上。



就這麼時間又過去了大半個月。



我心里有些納悶,玲怎麼不來找我了?因為我們有約在先,只許她找我,不可以我主動去約她,所以我也沒敢打擾她。



在小雯悉心“照料”下,我的皮膚變得越來越嫩白,和女孩子的肌膚已經看不出有什麼兩樣了,即使不化妝也依然白嫩得不像個男人。全身的毛毛在經歷了小雯几個療程的脫毛后,已經完全長不出來了,胡子,腋下,腿上都是干干淨淨。我已經三個多月沒有剪發了,頭發也微微有些長。



同事們都開始在背后議論我有些娘,客戶都打趣得說我越來越像女孩子了,我心里是美滋滋的。



不過有件事情讓我有些擔心,洗澡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胸部有些微微凸了出來,雖然不是很明顯,用手摸有硬硬的塊。有時候甚至會感覺胸部會有發脹的感覺,我有些喜悅,有些不安,不過我沒有和小雯說,只以為是那些化妝品的副作用吧。



我的身材一天天的變好,可是小雯的身材卻讓我感覺一天天的胖了起來,可憐的孩子,閑在家里不運動,漸漸發福了,我不敢去提醒小雯,怕她傷心。



我已經摟著小雯睡下,她最近睡覺有些早,几乎是幫我做好美容就睡下了,我也隨著她早早睡去。



手機忽然響起,是玲的。



玲怎麼會現在打電話給我,我們早就約定,不會在晚上給我打電話,以免讓小雯看到傷心。



肯定是有急事。



我拿起手機,躲進浴室中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響起了玲的聲音:“趕快到我這里來,有急事。”說罷電話就掛了。



我回到床邊,正思量著怎麼編個理由好讓自己出去,不知小雯是什麼時候醒來的,輕聲得說:“你有事就去吧,不用在我這里報備。”



“恩,那你好好睡吧。”



我換上男裝,下樓叫了輛出租車,就直奔玲的家中而去。



玲早就給了我她家里的鑰匙,可是還沒等我開門,我就聽到了里面吵架的聲音。



“我說了讓你不要來煩我,我們之間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別這樣,玲,我知道只是和我慪氣,你看那姓葉的小子,有哪一點好的?”



“我就是喜歡他,不喜歡你,怎麼樣?”



“玲,我的真的喜歡你,真的!”



“啊,你想干什麼?



我感覺里面出了事情,立馬打開房門,正看見一個健碩的男人正壓在玲的身上,准備霸王硬上弓了。



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跑過去對著那男人的屁股就是一下飛踢。



“你給我滾開!”我大聲呵斥道。



那男人站起身來,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看著我。



是個健碩英俊的男人,体型大了我好几圈,一身的肌肉,即使穿著衣服也看得分明。



這個肯定就是威廉了。



那天他在門口和玲吵架的時候,我沒敢去看他的臉,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我頓時感到在他面前,我就是個弱小的小不點。



“呵呵,原來已經把奸夫叫來了啊。”威廉用手指了一下我,我有些心虛,這要是打起架了,我肯定在一招之內被他放倒。



“你說話文明些,什麼奸夫,你又不是我什麼人!”玲不示弱。



“好,我走,你們玩。”威廉朝著我詭異的冷笑了一聲,大步離開了房間,重重得將門甩上。



玲走近我身邊,依偎在我的懷里。



我們也不整理已經被弄得一塌糊涂的房間,直接躺上了床。



“威廉一個月前向我求婚了,可是我沒有答應。最近他一直在騷擾我,所以我沒有去找你,我擔心你們遇上后,他會對你不利。”玲向我敘述著這一個月來發生的事情。



原來,威廉不僅僅是玲相親的對象,他們甚至的青梅竹馬,從小在一起的玩伴。也曾一起許願說長大后要永遠在一起,結婚生子。十几歲的時候,玲和威廉就在一起干了荒唐的事情。之后威廉跟著父母去了國外,直到近期才回來。



威廉是為了履行當年的婚約特意來找玲的,但是玲卻對威廉失去了興趣。



就在這個時刻,玲遇上了我,她發現相比于高大魁梧的威廉,她更喜歡身材較小的我,我能夠滿足她心中的渴望,我願意在她身下為奴,而威廉是絕對不會的。



這個月以來,威廉似乎有些等不及了,用近乎騷擾的方式來讓玲和自己在一起,玲怕我見了威廉后,會和他打起來,于是便一直沒有約我出來。



“玲,我愛你,就算我打不過威廉,我還是會保護你的。”是時候顯示我的男子氣概了。



“是我保護還差不多。”玲笑道。



因為剛才出門急,我只是在外面穿了西裝而已,里面還是小雯給我買的女式內衣和毛衣。玲一見我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快兩個月沒見,你這是越變越美了啊,快來給我仔細看看。”玲說罷再次壓在我的身上對我端詳起來。



“哇,皮膚也越來越好了,要是把你打扮一下,肯定是一個美女坯子。”玲再次調戲我。



“大爺就讓你今天領教一下什麼是男人。”我反身壓在了玲的身上。



玲出奇得沒有反抗。



我迅速脫下衣褲,向玲展示我的男人本色,近兩個月沒有見面了,我們彼此都非常渴望。



可是,我忽然發現我竟然完全立不起來。



玲感覺有些訝異。



“我…….我…….”我急的臉都漲紅了。



“不要緊,我來幫你。”玲用手幫我擺正位置,那晚上,我們做得很輕柔,似乎是兩個女人在一起纏綿一樣。



這個動作讓我感覺無比的興奮和開心,我記得几個月前,和小雯也這麼玩過,可是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小妹妹你醒啦?”玲朝我眨著眼。



“干嘛叫我小妹妹?”我一臉疑惑。



“你看看現在的你,身材真的變化好大哦,和兩個月之前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有那麼大嗎?”我更加疑惑了。



“當然,你看你全身的毛毛都沒有了,身体是那麼光潔,而且你本來還隱約有些肌肉的,現在已經柔軟得像女孩子一樣了,簡直就和我當初剛發育的時候完全一樣。”



“啊,也許是最近化妝品用多的關系,小雯這兩個月一直在幫我做護膚。”我只能直言相告。



“不應該啊,化妝品怎麼可能帶來那麼大的改變?”玲自言自語道。



“這樣吧,我帶你去醫院查一下,現在就出發。”



玲說要帶我去醫院查一下,我有些不願意去,但是拗不過她的,我知道。



“可是我可不想給醫生看到我這個樣子啊。”我感覺有些害羞。



“沒關系的,是我們指定的私人診所,一切都是保密的。”



“那好吧。”



玲開車帶我了一家私立醫院,這醫院可比三甲醫院豪華多了,全程都是VIP服務。接待我的是一個外國的醫生,身邊還配個女孩做翻譯,真的是太高大上了。



驗血的結果出來,我的体內的几項雌激素全部超標,而雄性激素簡直低到為0了。



這怎麼可能,我根本沒有吃過雌性激素的藥物啊。



難道是小雯,她每天在飯菜中下了藥?



雖然她有這個動機,可是小雯不懂醫理,她又是怎麼會懂得這些的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翻譯的女孩和對著醫生嘰嘰喳喳說了一大通話,我是一句都聽不懂,不是英語,也不知道是什麼語言。



醫生讓我不用擔心,對于我現在的情況,只需要几個月時間就能糾正過來。



于是醫生給我開了藥,這些藥也都是國外進口的。



翻譯的女孩拿出几個藥盒,將藥物分置在寫著日期的藥盒中,讓我定期按時吃藥。分好藥物之后,就向藥盒扔進了垃圾桶,我也沒辦法得知是些什麼藥物。



玲對著我笑笑,在我耳邊說:“要快些好起來哦,等你回復雄風,我們可以繼續玩羞羞的游戲。”



我的臉一紅,心想你竟然在醫院還和我說這些。



然后玲眼睛一轉,有在我耳邊輕松說:“恢復不了也沒關系啦,你就做我老婆好了,讓本大爺好好調教你。”



我瞪了玲一眼,她朝我做了個鬼臉,不再說話了。



小雯似乎早有准備,瞟了一眼化驗報告后,用雙手拉住我的雙手,讓我坐下。



我依舊生氣。



“因為,兩個月前,我已經被查出來懷孕了。”小雯看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



“懷孕?你是說我要做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