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姐妹(四)

姐妹(四)
上一篇:不要錢的最貴下一篇:魔店之主

終於恢復了自由。還來不及活動手腳,我就被姐姐推進浴室。這次姐姐沒有

多做糾纏和騷擾,看來是想讓我一個人好好放松一下。我一層一層小心翼翼地褪

掉身上的絲襪和內衣,把它們統統扔進放髒衣服的籃子,邁進澡盆拉好簾子,才

想起來沒拿替換的衣物。算了,等洗完再喊姐姐就是了,大不了被她輕薄幾下而

已。考慮到要盡早為晚飯做准備,我放棄了泡澡的念頭,麻利地把全身衝洗一遍



就擦干身子走了出來,發現原本應該空空如也的放干淨衣物的籃子裡,靜靜地躺

著一件粉色的東西……這個是圍裙吧?

  這當然不是廚房裡真正使用的圍裙。眼前這條有著內衣般柔軟的質感,穿起

來應該會很貼身很舒適。顏色是一種溫和又不輕佻的粉色,也沒有惡俗的繪飾或

者蕾絲什麼的,只在布料邊緣用淺黃色的棉線鉤邊,脖頸處和腰際的系帶也是同

樣的淺黃色棉線。整體給人清爽親切的感覺,很合我的口味。我猶豫著把圍裙拎

起來細細打量,一張紙條從圍裙的褶皺中飄然而落。我仔細看了紙條上的留言,

一陣後怕在心裡蔓延開來。紙條上寫著:

  “願諸神保佑我可愛的寵物能在出聲喊我之前讀到這張字條。任何抗拒穿著

主人所選服裝的行為,都將被視為對主人品味的質疑和對主人權威的蔑視,此等

罪行必將受到嚴厲制裁。”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

  “看完了吧?看完了還有異議就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還不趕緊穿好出來

見我。”

  語氣生動得仿佛姐姐就在眼前。我嚇得慌忙扔掉紙條,把圍裙貼在身前系好

脖子後面和後腰處的棉線。才發現這圍裙的長度和寬度都相當微妙,下擺的位置

讓人忍不住想用手往下拽,胸部兩側的邊緣部分也都暴露在外,從背後看的話恐

怕看不到圍裙本身,只能看到兩個棉線系成的蝴蝶結吧。空身穿圍裙的感覺果然

很怪,總覺得束手束腳地,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走光,簡直比什麼都不穿還要難

堪。我心裡泛起強烈的羞恥心,幾次握住門把卻又把手縮回來。不行,真的不行,

穿成這樣哪能出去,太丟人了。

  “好~慢~啊……5 ……4 ……3 ……”

  姐姐慵懶的聲音從客廳裡傳來。我的羞恥心還來不及阻止,身體久經“訓練”

形成的本能反應就率先生效。我猛地拉開浴室的門,連拖鞋都顧不得穿就飛奔出

去直奔那個恐怖的倒計時來源。站到姐姐面前之後才慌忙想起自己現在的打扮,



徒勞地往下拽了拽圍裙下擺。

  姐姐悠閑地坐在沙發裡,雙腿架在茶幾上,微笑著仰視我。咦?仰視?我忽

然意識到兩人之間的高低視線差意味著什麼,頓時滿臉通紅,只好微微彎曲著身

體,雙腿用力夾緊,同時指望拽緊圍裙下擺的手能遮擋住姐姐不懷好意的視線。

  “不錯不錯。這次很乖,沒出什麼差錯。”

  姐姐站起身來,饒有興趣地圍著我緩緩踱步,不時發出仿佛可疑的“嘖,嘖”

聲。我不敢亂動,只有繼續低著頭,雙手暗暗使勁按住身上這唯一的一片遮羞布,

神情高度緊張,生怕姐姐來個突然襲擊。不過,這次我似乎把姐姐想得太壞了。

  “嗯,果然很適合你,我的眼光不錯吧。好了,去做飯吧。”

  這樣就放過我了?我大大地松了口氣,可這身撩人裝扮帶來的極度羞恥感還

是讓我渾身不自在。我靈機一動,接下姐姐的話茬。

  “嗯,我也很喜歡這圍裙的配色和簡潔的設計,姐姐真會挑。”

  “那當然,還有誰比我更了解你穿什麼好看。”

  “嘻嘻。不過姐姐,做飯難免會沾上油煙。這麼好看的圍裙,弄髒了多可惜。

我還是換一身不怕髒的衣服吧。”

  姐姐挑起眉毛,略顯吃驚地看著我。我心裡暗自得意,這番論調可謂合情合

理順理成章。就算姐姐可以簡單粗暴地否決這個提議,在狡辯上勝過姐姐這個事

實是不會變,多少也能打擊一下姐姐的囂張氣焰。這下漂亮的反擊完全出乎姐姐

的意料。她一邊緩慢地向我身後踱步,一邊隨便說話拖延時間。

  “是嘛,看來你真的很喜歡這條圍裙。”

  “嗯,很喜歡。”

  “所以不舍得把它弄髒?”

  “嗯,不舍得把它弄髒。”

  “唉……”

  姐姐在我身後輕輕嘆了口氣。嘿嘿,成功了。

  “沒辦法,既然你這麼說,那只好……”

  脖子上的棉線忽然松開,眼看圍裙的上半部分就要落下來。我“呀”的一聲



趕緊用雙手捂住胸前的圍裙,跟著就覺得腰間的棉線也被松開,只得分出一只手

死命按住圍裙下擺。姐姐在我耳邊吹氣如蘭,充滿魅惑的聲音仿佛小惡魔的低語。

  “這麼舍不得弄髒它,就干脆脫掉啊。雖然我不太贊成光著身子晃來晃去,

可既然你強烈要求,那就如你所願好了。”

  姐姐一邊說,一邊用手這裡一下那裡一下地撩撥圍裙邊緣沒有被我按住的部

分,指甲偶爾輕輕劃過我戰栗不止的身體。我嚇得緊閉雙眼拼命搖頭,過了好一

陣子才感覺到姐姐的氣息離我而去。我仍然不敢松懈地護住身體,小心翼翼地睜

開眼睛,發現姐姐已經坐回到沙發上,正單手托腮戲謔地凝視著我。我感覺姐姐

的視線火辣辣地停在我的胸部,然後開始緩緩地向下移動,於是不敢怠慢,趕緊

低頭欠身說了句“我馬上去做飯”就慌慌張張逃進廚房裡。平復心情之後,確認

姐姐沒在偷看,才把圍裙重新系好開始忙碌起來。

  晚飯波瀾不驚。姐姐只是宣布到明天早上為止我都只能圍裙裹身,沒有再出

什麼蹂躪我的新花樣,兩人開開心心地吃了頓以燉鯰魚為主菜的大餐。洗碗的時

候被姐姐占便宜對我來說已經如同家常便飯,不值一提。飯後我沏了一壺茶,陪

著姐姐上網閑逛,直到睡覺。唯一讓我稍感意外的是,睡覺前姐姐十分罕見地主

動提出要幫我按摩,而且聲稱今後只要我參加體育活動,第二天她都會免費幫我

按摩解乏。我從昨晚到今晚這一整天確實積累了不少疲勞,渾身的肌肉都僵硬酸

脹,很需要按摩放松一下。但姐姐卻只是一味地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揉來捏去

的,讓我十分不滿。話雖如此,我也沒有出聲抗議,因為嘴裡被塞了一個多孔的

空心口球,除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之外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手腳則被麻繩結結實

實地捆在充當按摩床的飯桌桌腿上,一點都動彈不了。長達一個小時的按摩似乎



掏空了我身體裡的最後一絲能量,在姐姐的攙扶下回到臥室撲倒在床上之後,我

很快就縮在姐姐懷裡進入了夢鄉。

  明天,又會有怎樣的經歷在等待著我呢。


上一篇:不要錢的最貴下一篇:魔店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