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武松大戰潘金蓮

武松大戰潘金蓮
上一篇:姐弟的肉慾下一篇:請你和我做……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河縣中,有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饒有幾貫家資,年紀二十六、七,這人複姓西門,單諱一個慶字。



他父親西門達,原行走川廣販賣藥材,就在這清河縣前開著一個大大的生藥。



現住著門面五間到底七進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騾馬成群,雖算不得十分富貴,卻也是清河縣中一個殷實的人家。



只為這西門大員外夫婦去世得早,單生這個兒子卻又百般愛惜,聽其所為,所以這人不甚讀書,終日閒遊浪蕩。



一自父母亡後,專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風,學得些好拳棒,又會賭博,雙陸象棋、抹牌道字,無不通曉。坑蒙拐騙娶的十房妻妾分別為︰◎吳月娘(元配)◎潘金蓮(妾。武大之妻,與西門慶合謀殺夫)◎李瓶兒(妾。花子虛之妻與西門慶通姦害夫)◎春梅(妾。賣身葬母,被西門慶買回)◎卓丟兒(妾。原在錢莊管帳)◎李桂姐(妾。原為妓女)◎孟玉樓(妾。有好武藝,父親為著名武師)◎宋蕙蓮(妾。下人阿福之妻,被西門慶霸佔)◎李嬌兒(妾。某大官之女)◎韓愛姐(妾。私塾先生之女)



西門慶與潘金蓮由鄰居媒婆王婆牽線與人勾搭上了,武大得知潘金蓮與西門慶有姦情,便去捉姦,被西門慶一腳踢傷,後又被潘金蓮用砒霜毒死。西門慶用十兩銀子買通 作何九將武大火化,不留痕跡。



武松回縣後得知哥哥武大被潘氏西門慶害死,到縣裡告狀。因縣裡上下官吏都與西門慶有來往,不允拿西門慶審問,武松只好自找西門慶為哥哥報仇。



話說武松一怒殺了西門慶,反手又要殺潘金蓮,潘金蓮一看武松要殺她,急忙說道“叔叔且慢,聽嫂嫂說幾句,說完叔叔要殺要剮,由了叔叔。”



武松聽完,想了一會,說道 “好!”



潘金蓮忙道“叔叔,武大是我和西門慶殺的不假。我正年輕貌美,武大情況叔叔也清楚,西門慶年輕英俊,可我並不喜歡西門慶!我喜歡得是叔叔你啊!我日也想,夜也想,就是叔叔你,只要叔叔你陪我好一次!要殺要剮由叔叔!”說完金蓮開始寬衣解帶。





武松從小只對打架感興趣,哪見過這種場面?只見金蓮一張芙蓉粉臉,媚眼櫻桃鼻子正,煞是迷人,真是人見人愛。一個上身赤裸,下身只有絲質小褲的女人,那對大小適中像對竹筍似的乳房,雪白耀眼,當中兩點嫣紅欲滴,令人垂涎。只見金蓮把小褲也脫掉,武松再看她已一絲不掛,赤裸偎依,趐胸如脂,玉乳高挺,那峰頂上的兩粒紫葡萄下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回腸蕩氣的叢叢芳草,蓋著迷人靈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現地在他的眼前,嬌媚望他蕩笑不已,豐滿潤滑玉體,扭糖似的攝動,緊緊的貼著。武松周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水般的湧向下體,他那一根陰莖便“突”一下像旗桿似的直翹了起來,金蓮把武松身上的衣物都脫掉了,他那根粗大的雞雞就挺在金蓮面前。然後金蓮竟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武松的大雞巴,金蓮的手一上一下的握住武松的雞巴搓揉著。



“喔!金蓮,你的手好溫柔;我好舒服。”武松輕輕地呻吟。



“我來親吻它吧!”說完,金蓮將大雞巴塞進了自己的嘴巴中,於是,金蓮擺動頭部,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含在口中的大雞巴是變得更加的粗大。金蓮張開那宛如櫻桃顏色般的小嘴,一口便吃進武松的整根雞巴。(二叔的雞雞真的好大!我的嘴巴竟吃不下他整條雞雞!可是二叔雞雞的味道好香喔!二叔,金蓮一定要讓你得到最大的快感!)金蓮不禁在心中這想著,接著金蓮便用嘴一上一下的含吃舔弄起武松的雞巴。



“啊!嫂嫂;你的嘴巴好緊!好溫暖喔!”



這時金蓮正用著嘴含弄著武松的雞巴,聽到他這麼說,金蓮更是愛憐疼惜著口中這根的可愛雞巴了。金蓮不停的用著嘴上下含弄著武松的雞巴,因此也不停的從金蓮口中發出淫糜之聲。就這樣子用嘴套弄了武松的雞巴一會“二叔!金蓮這樣用嘴幫你弄,你舒服嗎?”



“喔!嫂嫂,我好爽;好舒服喔!再來!嫂嫂。”



看著武松因為口交而如此舒服,金蓮心中實在是很快樂。就這樣吸吮了一會後,金蓮將武松的雞巴吐出,改而用舌尖輕舔雞巴的龜頭及其四周,並用自己的右手套弄著武松的包皮,左手撫捏著武松的睾丸及他濃密的陰毛。



“啊!嫂嫂!嫂嫂!我、我要射出來了!”



金蓮一聽,連忙放慢舔弄雞巴的速度,並且用手緊握著武松的雞巴,藉此不讓武松這早就射精出來。“二叔,你這快就想要射出來了嗎?才不要呢,嫂嫂不讓你這早就射出來,嫂嫂要讓你多享受一下我幫你口交的快感!”



“啊!嫂嫂!可是、可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武松的雞巴雖被金蓮溫盈的手緊握而射不出精液,但從手中傳來一陣陣抖動的雞巴看來,武松真的是到了極限,只要金蓮一放開手,武松大概馬上就會猛烈的噴射出精液。金蓮一手仍緊握住武松的雞巴,以免武松射精,另一方面金蓮則起身靠近武松,主動獻上香唇,就這樣金蓮與武松便吻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金蓮伸手帶領武松的手往她自己的趐胸探進去,武松也就順水推舟地摸進了她的胸前,搓揉起她那一對堅挺豐滿的乳峰,就這樣彼此瘋狂而激烈地互相愛撫著。武松趴在金蓮的裸身上面,一面狂烈地吸吮著她高聳的乳峰,一面挺動著屁股,企圖把大雞巴塞進金蓮的小中。但因武松幹這事兒還是破天荒第一遭,一點兒經驗也沒有,雞巴頭上那光滑滑的龜頭,一直在她的肉縫口邊頂來頂去,卻怎也不得其門而入。



金蓮無言地躺在武松身下,看到武松像只沒頭蒼蠅般地亂沖亂撞,“噗嗤”地給了武松一聲媚笑,溫柔地伸出她的小手,握住武松的雞巴,沾了些她洞口的淫水,用另一只手撐開她自己的肉縫,媚媚地道嫂嫂的洞在這兒哪!讓嫂嫂來引導你吧!”武松的雞巴有了金蓮的幫助,順著她所分泌出來的淫水,很順利地便頂進了那使他向往很久的小屄裡了。



才幹進了一小截,卻聽到金蓮驚呼道“啊!輕、輕一點嘛!你的雞巴太粗了會把嫂嫂這小屄給撐破的。”



武松一面把臉緊貼著她的胸乳,一面色急地道 “可、可是嫂嫂我好好緊張、好需要你喔!嫂嫂你看,我的雞巴都快要漲到極點了”



金蓮以過來人的經驗指導著武松道 “好二叔你先慢慢慢地動,等嫂嫂小裡的淫水多些,再;用力插要不然,嫂嫂可承受不了你的大雞巴”



武松聽了金蓮這一解說,也就照她所說的性交順序慢慢挺動起自己的屁股,輕輕地抽送了起來,而金蓮也主動地挺送著她的下體,迎向武松的大雞巴,他們雙方都漸漸沈醉在性愛的歡樂中了。



過了大約半柱香時間,金蓮的下體被武松粗壯的大龜頭給磨擦得酸麻異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縫裡邊也變得更寬闊更濕潤了,同時她也被陣陣趐癢的感覺逼得浪叫了起來



“啊!二叔、嫂嫂的小裡好癢!啊!啊、你可以用力插進去了,快、快一點我要你的大雞巴、快插我!快來嘛”正在興頭上的武松聽到金蓮如此淫蕩的浪叫聲,如奉綸旨般地應聲把個屁股猛一沈,整根大雞巴就全軍覆沒地消失在金蓮那柔嫩濕滑的肉縫中了。



金蓮的陰戶很久已沒有嘗過如此插屄的美妙滋味,因此被武松這一插,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小嘴兒裡更是淫聲浪叫著



“啊!天呀:這種感覺好、好美喔;我已經很久沒、沒嘗到這插屄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啊!啊、二叔再..再快一點嗯、哦..哦..”



武松越插越舒服,揮動大雞巴壓著金蓮的肉體,一再狂烈地幹進抽出,不再視她為高高在上的嫂子,而把她當作一個能舒發自己情欲的女人,他們之間在此刻只有肉欲的關系,已經顧不了其他了。



武松插幹之中不停地迎合著武松的動作,武松邊插邊對她道“嫂嫂你的小屄好溫暖,好緊窄、夾得我的雞巴舒服極了早知道這幹屄的滋味有.有這美我早就來找你了”



金蓮躺在下面溫柔地笑著道“二叔以前你大哥還沒死呀怎能來插;插我呢?以後我、我們就可以常常做愛,嫂嫂的小屄屄隨時歡迎你來插幹嗯;就是這、這樣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武松插幹了約有一袋煙的工夫,漸漸感到一陣陣趐麻的快感爬到了自己的背脊上,叫道“嫂嫂;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啊、射、射出來了啊”這是武松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了男女之間做愛的銷魂蝕骨快感,也因為是武松告別處男的第一次,抵受不了金蓮那肉縫裡的強烈收縮吸吮,而把一股股的精液勁射向金蓮的花心深處了。



武松與潘金蓮正沈浸在性愛的高潮中,忽聽見有人在急促的敲門,兩人急急忙忙穿好衣裳,武松開門一看,原來是賣水果的王哥,武大死的事就是哥告訴武松的。只見哥滿頭是汗,氣喘籲籲的對武松說“武..武都頭,縣..縣令知道你殺了..殺了西門慶,來抓你了!快..快跑!”說完王哥又急急忙忙的走了。



武松一聽,對金蓮說 “我去縣衙自首!”



金蓮忙拉住武松 “你不能去!我還要靠你呢!我們可以遠走高飛,找沒人的地方去隱居。”



武松沈吟了一會“可現在我們出去就會被抓住的!怎走?”



金蓮想了想 “我們可以躲到西門慶家,他們一定想不到的!”



“好!”於是兩人從後門出去,躲躲藏藏的來到了西門慶家。



回頭再說西門慶剩下的一妻八妾一聽到西門慶被武松殺了,頓時亂做一團,有哭的有鬧的。



還是大娘吳月娘鎮定“你們不要哭了,先辦了官人的後事再說!”當晚在其他妻妾悲悲慘慘哭哭啼啼之時,潘金蓮的房內正春色無邊。只見金蓮身上只穿一件銀紅蟬翼紗衫,內襯貼肉小嵌肩下穿蔥綠芙蓉,隱隱現出肌膚,腳上白襪紅鞋鮮艷無比,配著圓圓的一個臉蛋,比往時更加白潤俏嫩好多。頭上梳著烏光漆黑的通心髻,兩燙貼插著成排的茉莉花,香氣襲人,越顯得她水肉骨白格外動人,教武松這個剛破了處男身的壯漢看得目瞪口呆。



“你在看什啊?看得這入神?這樣我會難為情的,”金蓮把兩手擋在胸前,可是卻好像是故意強調胸部的大小,雙手壓下,擠出兩道深深的乳溝。



武松伸出顫抖的手把自己衣服脫光,接著抱住她整個身體,右手輕輕的觸在她乳頭的位置,金蓮似乎很陶醉地閉上眼睛。武松把金蓮壓在床上,用手抓住了她那粉紅色的滑嫩乳頭,用嘴吸、咬、舔、轉加上手指按摩。



“啊!啊二叔噢、啊嗯”不一會兒,武松已經感覺到金蓮的乳頭硬起來了。金蓮那快樂的浪叫聲和苦苦哀求的表情,讓武松的情欲更加高漲。武松知道她已經進入狀況,可是武松的手卻絲毫沒有松懈,“嗯、喔、嗯”金蓮似乎受不了了,把手伸進裙子裡自己愛撫起來“啊!啊!嗯、”武松替她把裙子脫下,嚇!只見一叢茂密的森林,她的手指則在充血勃起的陰唇中移動在武松眼前的是金蓮勃起的兩片陰唇,粉紅色的蜜肉夾著一條蜿的小溪,武松輕輕撥開兩扇美麗的陰唇,把出現的珍珠含在口中。



“啊~~啊不要我、我、嗯”金蓮的一雙美麗的腿把武松 的頭夾得更緊了。



武松雖然不知道是怎回事,可是他知道自己這樣做就對了,繼續用舌頭輕輕挑動著這顆讓金蓮欲仙欲死的小珍珠。



“不~~我、我、啊~~不,不行了啊~~”金蓮突然兩手抓起武松那早已挺直的大陰莖,幫武松舔吮了起來,”唔真大,大雞巴我最愛了、我愛死二叔的大雞巴了”



武松伸出舌頭舔向陰戶,卷著金蓮的陰唇,不時也往裡面伸去,“哦、好對、對就這樣對、好;好”金蓮一邊淫哼,一邊發出陣陣顫抖,於是武松的舌尖便更刻意在小那顆小小的肉豆上挑著、抵著、磨著。他們就這樣以69式恣意的品嘗著彼此的性器。



武松將金蓮拉起,讓她正面躺在床上,捉著兩條美腿曲起推高,朝下看著這誘人的尤物。“把你那大起來的雞巴”金蓮做一次深呼吸,說“插入我的肉洞裡吧”



武松看她屄口已是淫水漣漣地陰毛全濕了,暫且饒她一遭,於是用龜頭在陰門磨擦一陣後,把條沾滿了淫水的大雞巴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中幹插進去,金蓮發出像慘死一般的叫聲“啊!啊!”同時粉臉變色,櫻唇哆嗦著,嬌軀抽搐不已。武松的大雞巴全根沒入金蓮的小洞之中,又緊又窄,熱熱燙燙地包住武松的雞巴,使武松舒服得像靈魂飛上了高空飄蕩一般。



金蓮叫道“哎喲!哎!哎痛死了啦、二叔你一下就全根插進來你好狠心哪”



武松聞言,這才把大雞巴抽出一半,然後再進去。抽插了十幾下。



金蓮已經領略到舒服的滋味了,雙手緊摟著武松,呻吟道“啊..唔;嗯哼、嗯、哼二叔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輕點嘛”



武松道 “嫂嫂你舒服?”



金蓮道 “二叔不要叫人家嫂嫂;叫我金蓮、叫我蓮妹就..就好嗯!啊啊”



武松邊插邊道 “好蓮妹,親親肉妹妹,你的小夾得我好緊喔!唔!好暢快”武松說著說著,越插越快。使她秀眼緊閉,嬌軀扭顫,用鼻音浪叫道 “哎!呀舒服死了親愛的,花心麻了要洩了、要呀!我要洩了”



武松的雞巴受到金蓮高潮時的陰戶收縮吸吮,及在金蓮的配合下將陰道的肌肉緊夾包圍,龜頭一酸,不禁射出又熱又濃的精液;金蓮的子宮受到陽精刺激,也再度達到了高潮,兩人將嘴唇緊貼在一起,丁香暗渡地熱吻,享受性交後的韻。



隔日,大家在月娘的帶領下幫西門慶辦理了後事。辦完後清理家產,西門慶留下的財產共一百萬兩。月娘召集眾人,沒有身孕的如果想再嫁人可得五萬兩;有身孕的要為西門家留下子嗣,不得嫁人。當時吳月娘.孟玉樓懷有身孕,結果眾人商量後沒人想離開西門家。



吳月娘拿出一萬兩到縣衙,要知縣捉拿武松正法以報西門慶的仇,可她萬萬沒想到,潘金蓮竟會把武松藏在自己家裡,並在日後掀起滔天淫浪!這天李瓶兒實在忍不住了,便來找金蓮。她想給金蓮一個驚喜,便悄悄的進入金蓮的房間,可進去一看,“啊”地大吃一驚,忙捂住自己的嘴。只見交頸鴛鴦戲水,並頭鳳穿花。一個將朱唇緊貼,一個將粉臉斜偎。三條赤裸裸的肉蟲相擁在繡床上,武松胯下更有一件緊揪揪、紅皺皺、白鮮鮮黑黝黝的,正不知是什東西。而李瓶兒不覺烘動春心,悄悄走進床前細看武松的陽具。但見那陽具有八寸許長大,紅赤赤、黑糊糊、直豎豎堅硬硬,好個東西,有詩為證一物從來六寸長,有時柔來有時剛;



軟如醉漢東西倒,硬似風僧上下狂。



天生二子隨身便,曾與佳人鬥幾場。



李瓶兒看了良久,春色橫眉,淫心蕩漾,忍不住地俯身下去為武松品蕭。但見紗帳香飄蘭麝,娥眉輕把蕭吹;雪白玉體透香帷,禁不住魂飛魄揚。一點櫻桃小口,兩只手賽柔荑,才郎情動囑奴知,不覺靈犀味美。



武松在夢中突然驚醒,只見一婦人伏在自己胯間正吮吸著自己的陽具,再往左右一看,金蓮和梅兒還在夢中,嚇得大叫 “你是誰?”



李瓶兒正在品蕭品得過,忽然聽到男人的聲音,慌忙中往後一退,坐到了地下。這時金蓮和梅兒也驚醒了,只見武松橫眉立目,而床下坐了一婦人,也吃了一驚。金蓮再仔細一看原來是瓶兒,便笑道“瓶兒妹妹,這是怎;了?”



“金蓮姐!我;我”



“好妹妹,我知道了!又想了?哈哈哈”金蓮笑道。見瓶兒紅著臉在地上坐著,松哥,還不趕快將我瓶兒妹妹扶上床?”金蓮道,並偷偷捏了武松一把。



武松頓時省悟,趕忙下床去攙扶,因光著身子,陽具還一跳一跳的,瓶兒一見,便越發無力了。只見武松抱起瓶兒便放到了床上,金蓮爬了過來,很快地將瓶兒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武松看見瓶兒一身媚肉,更是血脈噴張!沒想到瓶兒的身材也是如此棒,也有著不輸金蓮的雪白肌膚,陽具不禁跳得更加厲害。



金蓮悄悄的在瓶兒耳旁說道“他就是我二叔武松!”



“啊!”瓶兒嚇了一跳,但看見武松那比西門慶大得多的陽具,滾圓赤紫的龜頭脹得如怒目金剛,喜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是臉紅紅的點點頭。



“這是我妹妹李瓶兒!”金蓮擡起頭對武松道,並吩咐梅兒“你去把門上,別再叫人闖進來!”



梅兒下床關了門,回頭再一看,只見武松已抱住了瓶兒在猛親。起先,瓶兒還搥著他胸膛,欲拒還迎地抗拒著,漸漸地,捶得越來越輕了。終於,瓶兒也緊摟著他,香舌輕送,逗得武松春心大動!他吻著,手也活動著,瓶兒再也無力抗拒了,武松便放心的大肆搜索,動作也盡量保持輕細溫柔。他輕輕地脫去了她的外衣,更積極地搜索著。



此時,瓶兒身上只留一件小紅肚兜,這半裸的美女實在迷人,他摟著她,一手伸進肚兜內,一手伸進胯下腿縫,盡情的愛撫著,她也在他身上撫摸著,兩人已是氣喘籲籲。



武松見瓶兒兩頰泛紅,春溢眉梢,知道她的欲火已給自己點燃,於是便輕輕地卸下她最後一道防線。



瓶兒滿面羞紅地仰躺在床上,武松站在床前凝視著這上天的傑作白嫩的肌膚,纖細的腰,紅紅的小臉,既嬌又艷!高挺的玉乳,渾圓至極!兩粒小小的乳頭,似熟透的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誘人島!神秘的肚臍,多迷人!修長的玉腿,令人心跳!紅紅的玉洞,使人遐思!



“上床吧!”旁邊金蓮叫道。



武松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跳上床。上床後,武松先躺到金蓮和瓶兒中間,左擁右抱的和她們接吻起來,武松雙手由她們背部一直撫摸至屁股,還特意把她們大小適中的臀部用力捏了幾下,然後一面交替地吸吮著她倆的乳頭,一面把手伸到前面去摸她們的小,一摸之下,發覺她們已非常濕潤了,兩片花瓣更微微張開,像等待著武松去插一樣,武松跨坐在瓶兒小腹上,撫弄著那凝脂般滑膩的胸部,用手將兩個肥乳往中間擠。武松跨坐在瓶兒小腹上,撫弄著那凝脂般滑膩的胸部,用手將兩個肥乳往中間擠壓,形成一道深深的鴻溝,然後將陰莖夾在其中摩擦。陰莖在乳房間前後磨擦,沾滿了濕熱的汗珠,得到充份的潤滑,漸漸地抽送得順暢起來。瓶兒的臉斜向前方,乘龜頭從乳溝中一下下冒出來,順著武松的挺送而用舌頭靈巧地舔著雞巴前端,分毫不失。



柔嫩小舌的接觸,帶來一道道電流,飛快地從武松腿間竄過,令武松覺得全身肌肉為之緊繃,不由得輕哼起來。磨了一會,又把陰莖從乳溝中抽出,用龜頭開始磨擦瓶兒的乳尖,瓶兒則在他的觸碰下輾轉呻吟。



金蓮跪在一旁,搞不清楚到底自己要做些什才能幫上忙,只好一手搓著胸前的乳房,一手探到陰戶上摳挖,眼睜睜地望著武松的雞巴乾咽口水。



“你為什不去幫金蓮舔舔呢?梅兒。”武松笑著對站在床邊閒著的梅兒說道。



梅兒猶豫一下,然後彎下腰俯到金蓮腿間,開始用舌頭去舔她的陰戶。



“梅兒,你要盡量想辦法讓金蓮覺得舒服。”武松說完後,又轉對瓶兒道



“瓶兒,你要和我聯手,先幫這個小婦人洩出來,一會兒我再讓你爽過夠。”話音剛落,金蓮已開始回應梅兒給她帶來的樂趣,她抱著梅兒的鵝蛋臉往下壓,自己則弓起身子,將胯間的兩瓣紅唇輕柔地貼上梅兒臉上的兩瓣紅唇。



武松松了一口氣,拉著瓶兒退到床邊觀看,一面還不忘從後伸手握著她一對奶子慢慢搓揉,硬挺的雞巴則夾在她股縫揩磨。



金蓮側過身子,拉過梅兒躺在她身旁,梅兒順著金蓮的動作倒在她懷裡,主動地挺起胸部,兩對豐滿的乳房彼此摩擦,既像彼此較勁,又像是在向一旁的武松驕傲地展示。不止胸部,兩個女人還開始交雙腿,相互摩擦著身體的每個性感部位,變成一個滾動中的女性集合體。當她們揪扯著彼此柔嫩的乳頭時,譜成了奇妙而悅耳的旋律,“嗯!嗯!””啊!啊!””喔!喔!”聲音一齊響起,幾乎分辨不出倒底是誰在呻吟金蓮側過身子,拉過梅兒躺在她身旁,梅兒順著金蓮的動作倒在她懷裡,主動地挺起胸部,兩對豐滿的乳房彼此摩擦,既像彼此較勁,又像是在向一旁的武松驕傲地展示。不止胸部,兩個女人還開始交雙腿,相互摩擦著身體的每個性感部位,變成一個滾動中的女性集合體。當她們揪扯著彼此柔嫩的乳頭時,譜成了奇妙而悅耳的旋律,“嗯!嗯“啊!啊“喔!喔聲音一齊響起,幾乎分辨不出到底是誰在呻吟。



武松側頭再看瓶兒,站在床邊的瓶兒猶如女神般美麗,青春嬌嫩的肌膚在燈光映照下顯得特別白晰,一雙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氣中,傲立渾圓,在自己的搓揉下變換著各種不同形狀;兩顆淺粉紅色的乳頭很大顆,就像櫻桃般嬌艷,硬挺挺地在指縫中冒凸出來,令武松愛不釋手武松手撫摸著乳房,眼卻垂下觀看瓶兒起的下體,只見瓶兒將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只露出一大片漆黑而柔順的陰毛,武松貪婪地又去撫摸婦人的陰戶,觸手柔軟溫暖,他順著陰毛向下探,終於給他摸到瓶兒的肉縫,武松知道裂縫下面便是女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為瓶兒雙腿緊閉,他未能一探桃源武松跪在瓶兒面前,用雙手慢慢掰開她的大腿,瓶兒羞得雙手著臉孔,靠在床沿將雙腿張開,武松抓著瓶兒的腳再往上推前,令瓶兒的屁股微微提起,整個陰戶就暴露在武松面前。



“別看了,羞死人哩1瓶兒羞不自勝地用手去遮掩。



“怕啥,怎會害起羞來了?別跟我說西門慶沒舔過你的唷武松撥開她的小手“呵呵浪水多得連陰毛都濕透了,好想我幹你了吧!等會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還不是讓你給弄的還這樣說我。”瓶兒滿面通紅。



武松抱住瓶兒雙腿往前一壓,張著口便對著小 舐了起來。



瓶兒全身顫抖著,浪聲叫道“松哥不要吃小屄屄髒、髒死了、唉唷快、快停住、要玩、不要這樣玩”武松在瓶兒嬌嗲帶嗔的惶急聲中將濕淋淋的陰戶舔了個遍,這才放棄了她的小,擡身吻上她的唇。當武松的雙唇貼上了她的小口時,瓶兒紅唇已是灼熱無比了,兩個人四張嘴唇緊緊地黏在一起,瓶兒又軟又滑的丁香小舌溜入武松的口中,武松也猛吮著她的香舌,貪婪地吸著武松將瓶兒吻得遍體趐軟,躺在床上嬌喘不已,知道這美人兒現在已欲火焚身,再不去幹她,準會給她恨恨地咬上一口,於是站回床邊,握起陰莖準備直搗黃龍。



才一掰開瓶兒的雙腿,嘩真美!兩片大陰唇好肥,夾起成一條小縫,好濕,濕濡到反著光澤。武松用手指撐開兩片大陰唇,迷人美景盡收眼底、上面的陰核已呈勃起狀態,對下兩旁是又紅又嫩的小陰唇,再對下就是淫水泛濫的陰道口了,整個陰戶看上去既艷麗又淫糜,令人恨不得馬上幹過痛快。



武松用中指揩磨一下她的陰核,瓶兒馬上“啊地叫了一聲,武松順勢用兩只手指插入陰道裡。想不到陰道四周的嫩肉將手指裹得這、舒服,武松抽出手指給瓶兒瞧“你看,都濕了哇;武松用手指抽插一陣後,見瓶兒屄口已是淫水漣漣,兩片小陰唇更是一張一合地抖動著,是時候了,於是握著雞巴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中插進去,瓶兒發出像慘死一般的叫聲“啊!啊!慢點太、太大了同時粉臉變色,櫻唇哆嗦,嬌軀抽搐不已金蓮和梅兒忙回頭看,只見武松看到瓶兒吃痛便頂住不再插,靜靜地享受著大雞巴被小夾緊的美感,雙手仍撫摸著玉乳,有時吻吻它,大雞巴在屄內輕輕地抖著,龜頭也在花心輕磨著。



不一會,瓶兒適應了!瓶兒樂極了!瓶兒感到屄不再痛了!小腹也不再發燒了!心頭也不再空虛了!她只有欲仙欲死之感!瓶兒一聲聲的叫著“哎呀;哥、哥哥、我的親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我美死了;我達到人生最美的境界了、哎呀、喔、喔;我美死了哥哥你真偉大、你、太能幹了、你賜給我痛快!哎、哎呀、哎呀,太美了哥哥插吧!小屄被大雞巴插穿了我;我也不會怪你哎:哎呀;美死我了哎!我太痛快了”金蓮大概怕武松累著,心疼了,下床站到武松後面,雙手把住武松的腰,盡管她自己已是騷癢難捺,下體已是源頭活水而出,弄濕了那片倒三角的茅草地,但她依然忍饑助戰。武松從瓶兒的陰戶往外拔出大雞巴的時候,金蓮就幫忙往後拉;武松往瓶兒肉洞裡插進時,金蓮就按在武松屁股上用力推,以增大武松進的力度。



金蓮這個舉動也提醒了梅兒、梅兒也應該幫一把,於是梅兒也忍受住自己的饑渴,走到金蓮旁面,雙手摁上男人的屁股。他們們分工明確,武松進瓶兒陰戶的時候,梅兒就用力推前武松的屁股,增大武松插入時的力度;等武松全根進後,金蓮就雙手把住武松的腰往後拉,以使武松的大雞巴頭子從瓶兒裡抽出來;接著又輪到梅兒推武松,以使他進如此一百多下後,便使瓶兒淫水泉湧,全身抖動,漸入高潮地喘著道“喔;喔、真美、美死我了、哎呀、好哥哥、我舒服極了、我作夢也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想不到它會使我這快樂哎!哎呀、我、我實在美死了哎!哎喲;用力、用力、再用力、對、對哥;哥哥、我願給你一輩子”瘋狂的性交已使每一個女人都不顧羞恥了,她們的心全灌注在武松那似虎如狼的勇猛大雞巴上。當然,最舒服的還是男人,他得舒服,她們的助戰又使他毫不費力氣,兩頭都是他美。不久,瓶兒子宮一陣陣強烈收縮,接著全身一陣抖顫,一陣高潮的電流馬上襲擊全身,瓶兒瘋狂的叫喊著“啊!我的親丈夫、哎呀、心肝小活不成了,要、要洩給哥哥的大雞巴了、不行了、啊天呀”如此洩了三次,瓶兒全身軟趴趴地昏迷了過去。



武松見瓶兒如此不耐戰,知道她因西門慶死後久未實戰,是以這快就舉旗投降了,便拔出陽具,轉個方向對著金蓮。她本來站在武松後面把著武松的腰往外拉以增加他瓶兒的拽力,一邊趁梅兒往前推的空檔也色急地用手在自己陰核上揉著,現在見武松拔出了陽具對著她,便急急平躺在床上,雙腿八字型地大開著,好似歡迎著武松的大雞巴幹進來。



武松眼前的金蓮身體肌膚勝雪,圓潤豐滿的臀部,雙腿平滑修長,一對乳房像剛剝開的荔枝果肉一般地細嫩柔軟,卻又顫抖抖地富有彈性,兩個乳頭像葡萄般凸起著,那惹人的身材不像已婚婦人,倒像是剛破瓜的少婦,真是完美無缺,光澤細嫩,而且那種少婦的成熟味道,更是叫武松心跳不已。



金蓮的騷屄洞口此時已是淫水四濺,浪態百出,武松壓上去後,把那熱燙的雞巴抵住金蓮的陰唇外輕輕磨著。武松磨了會兒,自己也欲火如焚,血脈張,那只大雞巴已大量充血,漲得有如一根燒紅的鐵條,於是對著濕潤的陰戶,把堅硬的陽具用力一插,全根被金蓮淫水充盈的陰戶包了進去。



金蓮那小洞被武松的大雞巴塞得滿滿地一絲絲空隙都沒有,金蓮躺在下面,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萬種風情,她腰兒扭臀兒擺,企圖從武松身上求取由她的丈夫那兒得不到的性高潮。在幹屄的過程中,不停地發出“啪!啪1的肉與肉碰撞聲和“噗嗤!噗嗤陽具插入陰戶擠出空氣聲。



金蓮的花心一松一緊地吸吮著武松的大龜頭,看來金蓮小的內功還不錯,武松邊插邊道“我的小親親、我好舒服,加重一點力、加快點你的真棒、套得我的大雞巴、真爽;快旋、旋動你的大屁股、對、對了就是這樣磨我的雞巴頭”



金蓮浪哼道“啊!大雞巴哥哥啊!讓我嘗到這好的滋味心肝寶貝插、插快一點;好美啊快、快再快一點也、也用力一點插死算了我要、要上天了、我的親丈夫小屄屄要洩了、洩給我心愛的親丈夫了嗯哼”金蓮已被武松插得渾身趐麻,媚眼如絲,花心顫抖,淫水不停地往外流,豐肥的粉臀一直挺送迎合著武松的抽插,嬌喘呼呼、香汗淋漓。金蓮的浪叫聲及那騷媚淫蕩的表情,刺激得武松好似出閘猛虎逮到獵物般地狼吞虎咬,擇噬而食,雙手緊抓她那兩只渾圓的小腿,用足力氣,一下比一下又猛又重地狠插著。大龜頭像雨點似地打在花心上,含著大雞巴的大小陰唇,隨著大雞巴的抽插不停地翻出凹進。淫水攪弄聲,嬌喘聲,浪叫聲,媚哼聲,匯在一起,交織成一曲春之交響樂,好不悅耳動聽,扣人心弦。



金蓮抵檔了半個時辰後,終於不支而退,繳械投降了,只聽她媚態十足地浪道“哥好哥哥、哎呀、我的親哥哥哎、哎呀美死我了,你這能幹哎喲、哎、對、對、對了再重一點真好、實在好痛快呀;大雞巴哥哥你真利害哎喲;頂得、頂得我好舒服呀、哎;哎呀快、快、快用力、我、我要去了洩出了”剛叫完便全身一抖,接著大屁股的陰精直洩而出了。



武松見她高潮已到,兼漸趨昏迷,便僅以龜頭頂住花心四周輕磨著,待陣陣陰精直洩而出,眼見饑渴的金蓮也被自己征服了,便把陽具插了幾下,拔出來,用她們的肚兜擦一擦,向梅兒爬過去。



梅兒早已在一旁看得全身發熱,浪水直流了,要不是剛經人事不久,恐怕早就沖過來搶奪大雞巴了。武松看著梅兒結實而玲的玉乳在她胸前起伏不定,平坦的小腹,引人遐思的三角地帶充滿了神秘感,令人向往黑黑陰毛藏著剛開發的陰戶,微露著粉紅色的陰唇,還滴著浪水呢!



武松趴到梅兒身上,龜頭在陰戶口一動一動地頂著,撬開她的陰唇,徐徐插入。梅兒先是痛得嬌呼不已“哎呀1跟著一聲嬌叫“痛死我了!松哥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受不了”梅兒一邊嬌哼著“受不了”,一邊還把肥臀上挺,想把武松整條雞巴都吃盡到小裡才算充實滿足,但是她又感到小裡被大龜頭撐得滿滿的脹脹的,是又痛又酸、又麻又癢,那使得自己更形肉緊起來。嬌小的陰戶被流出來的淫水弄得濕淋淋又粘糊糊的,武松的大雞巴在梅兒毛茸茸紅通通的小裡也感到漸漸地松了些。



武松一面玩弄著她那一雙肥嫩尖翹的乳房與紅艷的乳頭,一面欣賞著那細皮嫩肉雪白嬌嫩的胴體,也加快了大雞巴抽插的速度。這種輕憐蜜愛恣意挑動的攻勢,漸漸地使得梅兒臉上的表情改變了,顯出一種快感意騷浪而淫媚的神情,只見她雙腿時而亂動,時而縮抖,時而挺直,時而張開,嬌上兩頰赤紅,媚眼微,春上眉梢,大屁股也挺著直扭,知道她嘗到甜頭,漸入高潮了,武松於是開始用勁地狠插猛幹起來。



大龜頭次次猛搗花心,幹得梅兒是欲仙欲死,眸射淫光,嬌浪透頂,春情蕩漾著叫道“啊!我好痛快!我要洩身了喔”梅兒被武松的大雞巴得媚眼欲睡,欲仙欲死,小裡的淫水一洩而出,直往外冒,花心猛的一張一合吸吮著龜頭。武松依然埋頭苦幹,直感到梅兒的嫩屄裡陰壁上的嫩肉把大雞巴包得緊緊的,子宮口不斷地吸吮著大龜頭,真是妙不可言,爽在心頭,不由暗贊尤物!真是天生的尤物!



“啊;親哥哥、我好舒服喔;真美、松哥、心肝;真美死、我、了、我要、要洩了”她在一陣扭動屁股,極力迎湊盡情浪叫後,小心猛收縮著,洩了一大堆陰精後,便四肢大張地抖顫著。



武松連續大戰三女,令她們三人在自己胯下皆俯首稱臣,嬌呼自己親丈夫,使自己如君臨天下似地得意不已。武松又從瓶兒開始,繼而金蓮和梅兒,輪番地又再幹多她們一次,才在陽具的趐麻快感中把陽精射給瓶兒,讓她享受男人精液噴灑的舒爽感。一陣溫柔地擁著她們三人,頻頻吻遍她們的嬌軀,使她們美得浪趐趐地睡了。






上一篇:姐弟的肉慾下一篇:請你和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