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奴隸母親

奴隸母親
上一篇:與妹妹的性交易下一篇:淫姪與叔父



我姓剛田,名字叫準二,是個高二的男學生,高二的男生都在幹嘛呢?大都在籃球場上渡過高中歲月吧,我當然也不意外,但我有個極為嚴厲的媽媽,剛田直子,大概是因為父親去世的早吧,她擔任起母兼父職的工作,一手把我養大,特別希望我能出人頭地,所以對我相當嚴格。



在我眼中的母親,是相當美麗的,在外商公司擔任主管的她,總是能家庭與事業兼顧,我對我的母親有著許多欽佩的地方,也希望自己可以能趕緊長大,換我來撐起這個家。



大概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吧,我總是看著媽媽早起梳妝,包著例落的包頭穿著公司的套裝就出門了,我從沒注意媽媽的日常生活作息,一直到這天的課後輔導課結束回家,我才注意到媽媽在家的作息。



這天的課後輔導是教文學的,上課的老師叫荒川晴美,是個不折不扣的女魔頭,對男生好像有仇一樣,對女生則是好言好語,我敢打賭這個荒川老師一定是個女同性戀,她的課總是上的特別慢,超過下課時間也是很正常的。



但今天她不知道是吃錯了那顆藥吧,只把班上的班花立花麻由美留下來做課後輔導,其餘的就各自下課了,幾乎是提早兩小時下課的我卻不知道該往那裡去,只好回家休息好了,我推掉了朋友的打球邀約,因為我今真的滿疲憊的,只想回家而已。



關上玄關的大門,媽媽還不在,通常我回家的時候,媽媽應該都在廚房的吧,但是今天因為我提早下課,她還不在廚房,我只好先回我的房間休息吧,順便洗個澡,但媽媽房間的浴室傳來洗澡的聲音,原來媽媽已經回到家了,而且在她自己的房間裡,而我猜到了媽媽應該是在洗澡吧,所以今天的媽媽也回來的滿早的,我也不注意到什麼,就自顧自的回到房間了。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AKB48的大合照海報,每個女生都好可愛哦,看著看著我肚子餓了。



我沒注意我自己躺了多久,我打開房門,看到媽媽房門並沒有關上,我也沒多想什麼,慢慢走著準備來到廚房看看有啥東西可以先吃的,畢竟媽媽還沒煮,穿著室內拖鞋的我,走在走廊上是幾乎沒有聲音的,但這也讓我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媽媽,我所崇拜與敬重的一個女人,從小把我養到大的女人,竟然在她的房裡,一絲不掛的,手上還拿著麻繩,正往自己身上一圈圈的套上、綁上,我看了約五分鐘,她絲毫沒注意到我在門外偷看,第一次看到女人裸體的我,而且看的還是自己的媽媽,我的老二已經有了極大的「反應」。



我竟然對自己的媽媽有反應?我這樣對自己問著,但此時的媽媽在我眼中只是一個極富吸引力的女人而已啊,但這麼多年來,她的形象一直都很完美,我喜歡的女孩也以她做為範本,或許是我有戀母情結吧。



而菱形結在她的身上慢慢一個個成型,麻繩不斷穿過她的繩結、拉開,再纏綿,我不知道她在幹嘛,但我只知道媽媽在做奇怪的事,她拼命的把身上的麻繩拉緊、打結、再拉緊,直到她自己受不了麻繩的緊縛為止,才打上一個結,這個結就打在女人最為私密的地方,接下來的媽媽竟然套上平常穿的上衣與長裙,完全是一般日常作息的樣子。



我趕緊躲到一邊去,媽媽也走出忙門,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準備要弄今晚的晚餐了。



我回到房間,完全無法思考了,媽媽竟然會喜歡做這樣的事,難道?她平常也都這樣在廚房弄晚餐,與我看電視跟聊天嗎?媽媽喜歡SM的畫面在我腦海中開始無限制的幻想,我的那裡又有「反應」



了,男生就是這樣,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有刺激的東西,邪惡的老二就會立刻有反應,這就是男生啊。



我整理好衣服,來到廚房,媽媽跟平常一樣在弄著晚餐,媽媽回頭看了我一眼,只說了句來吃飯吧。



我站在媽媽的背後,我走向前去,從媽媽的背後給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



「怎麼啦?今天這麼撒嬌?你又想要幹嘛了啊?前天才給過啊?這次門都沒有」



媽媽一樣嚴厲的對我說著,而這是我平常少有的撒嬌方式,但通常是在跟她要零用錢。



「沒有,就是想抱抱媽媽啊」



我這樣回答著她,我的雙手卻摸到了她身上的麻繩與繩結,我的下體又開始有反應了,我趕緊躲開,坐在餐桌旁假裝準備吃飯。



「傻孩子」



媽媽笑了繼續弄著她的晚餐。



在餐桌上我簡單的跟媽媽聊了班上的事,跟邪惡的文學老師什麼的,也就瞎扯一番,但我絕口不提今天看到的事,我怕媽媽會嚴厲的處罰我啊。



但我腦海中就是無法忘記今天看到媽媽的畫面,我決定試探一下媽媽的反應,再做其他的打算吧。



「班上的一個小林同學,今天被班導師處罰了」



我說著我自己瞎扯出來的謊言。



「哦?他怎麼了?」



媽媽好奇的問著,一邊手裡的筷子繼續挾著桌上的菜「小林他被老師抓到帶色色的雜誌到學校,是那種女生被綁起來的SM雜誌,真奇怪,那有什麼好看呢?只不過用繩子綁起來啊」



我一邊滔滔不絕的說著,我一邊看著媽媽的眼神,媽媽的眼神震動了一下,似乎是被電電到一樣的反應,但她還是假裝很鎮定。



「哦,那也沒有什麼,這年紀的男生嘛,我說準二,你該不會也有那種雜誌吧」



媽媽問著,但好像是在試探我的感覺,我竟然被媽媽給反將一軍,不愧是社會歷練豐富的媽媽啊。



「我….當然沒有啊」



我趕緊反駁媽媽,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瞎扯出來的「沒有就好」



媽媽繼續吃的晚餐。



平時的媽媽應該早就用嚴厲的態度責罵我了吧,但今天卻一反常態的平靜,我確認了媽媽對SM的態度後,媽媽果然是不討厭SM的,甚至可以用喜歡來形容媽媽對SM的感覺,我草草結束了晚餐,我心裡計算著自己的零用錢,算一算應該還夠。



第二天的下課,我一樣推掉了打球的邀約,我來到書店的成人區,挑了本封面看來還不錯的女優,她叫川上優,以她做為SM雜誌的封面真的滿吸引人的,我輕鬆的在櫃台結完帳後,老闆還一路跟我閒聊到店門口,說是以後想買可以常來之類的廢話。



我回到家後,翻了幾頁,這本雜誌開啟了我對SM的認識,川上優不是年輕的女孩,容貌也不算多漂亮,但就是那種綁起來後楚楚可憐的樣子吸引了我。



我一頁頁的往下翻去,越看越入迷了,加上昨天看到的那個畫面,讓我聯想到川上優的樣子,一向嚴厲的媽媽一旦被綁起來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也一定很動人。



我隨手將雜誌塞在床下,然而就去洗澡了。



一樣的生活,一樣的模式就這樣過了好幾天。



忙著打球的我,回到家中,痛快的洗了個澡後,躺在床上瞎想著,忽然想起床下的那本雜誌,我伸手去拿了出來,翻了我想看的那幾頁,翻著翻著,雜誌裡竟然掉出了一張字條,怎麼回事?我不記得我有塞字條在雜誌裡啊?我翻開了字條,上面寫著幾個字。



「想不到準二你有這本雜誌,你慘了你,但念在你年輕氣盛,也該長大了,就算了媽媽」



我看完字條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媽媽竟然進來過我的房間,我心中是有點生氣的,但又高興媽媽是可以接受,想當然爾,她一定接受的啊,她自己也很喜歡的東西,怎麼不會準別人看呢?「被你發現了,謝謝媽媽,媽媽跟川上優一樣的美麗」



我寫下這幾個字後,塞回了床下,接著我就睡了。



第二天我一如往常的出門上課,媽媽也一如往常的一大早就出門不在家了,我也不管其他的事了,只能趕緊到學校去上課,今天又有荒川惡魔的課了,絕不能遲到啊,我飛奔的騎上腳踏車,來到學校裡上課,度過我又一個無聊的一天。



校花立花麻由美又被處罰了,這次她被荒川惡魔給叮上了,大家都這麼傳言,今天的麻由美被罰站在最後面,看起來她是真的惹到惡魔了吧。



一如往常無聊的一天總過的特別的慢,我收拾書包,下課了,麻由美又被留下來課後輔導了,我無法想像麻由美到底考的多糟糕,才會被荒川惡魔給留下來。



我騎上腳踏車,跟著幾個朋友到到河邊的球場,三對三的打了個天昏地暗的,打到傍晚我才回家,回到家時已經晚上七點,秋天的這個時候,太陽下山的特別的早,但是很舒服的。



我回到家中,媽媽早已經煮好晚餐,我看著媽媽的眼神似乎與以前有些不一樣了,眼神中竟然多了點溫柔,專屬於女人才會有的溫柔眼神,竟然出現在媽媽的臉上,我不好意思著低著頭吃飯晚餐,今天的母子連一句話都沒說就結束了,我回到房間,洗了個熱水澡後,從廚房弄了杯水到房間裡,準備喝著,我忽然又想起了那本雜誌,我伸手去摸那本雜誌,我打開那本雜誌,一如我預期一樣,雜誌內又被放了張字條,字條上寫著幾個字「謝謝你準二,媽媽真的有這個女人好看就好了。媽」



我看完這幾個字,幾乎確定媽媽是一定喜歡被綑綁的,我寫著張字條繼續塞在雜誌裡。



「真的很漂亮啊,但川上優是被綁起來的,如果媽媽也被綁起來,就一定比川上優更美了」



我寫完後夾進雜誌裡。



一如往常的過著我的生活,媽媽也忙著她的工作。



連續幾天下來,雜誌的字條都沒有變動過,我也覺得大概是不好玩了吧,就在我忘記這件事後的一星期後,我又再次打開那本雜誌,字條又出現了。



「真的嗎?媽媽很高興你覺得我很美,看到字條後,我在廚房媽」



媽媽的字條讓我嚇了一大跳了,我穿上簡單的衣服來到廚房,媽媽正在廚房洗個晚餐後的碗。



「在我眼中,媽媽一直都是最美的」



我說出這句話後,媽媽原本在洗碗,聽到後轉過頭來對我笑了一笑。



接下來媽媽對我做的事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完全沒預料到她會這樣做。



媽媽轉過頭來後,解開了她的上衣鈕扣,露出了她穿的白色內衣,胸部上也綁了麻繩。



「這樣媽媽有那個女生美嗎?」



媽媽對我問著,我看傻眼了,根本說不出話來。



因為媽媽雖然還是有穿著內衣,但身體都被麻繩所纏繞著,菱形結在媽媽的身體上達到了美好的平衡,媽媽告訴我,這叫做龜甲縛。



「好美,媽媽真的好美」



我也只能這樣讚嘆了,畢竟媽媽也已經四十幾歲,她的身材卻保持的相當好。



媽媽紅著臉拉開上衣讓我這樣看著,然後當著我的面收走了我那本花了我半個月零用錢買的SM雜誌。



「這本別看了,看這本吧」



媽媽手裡拿著另一本雜誌,上面標準寫著「奴隸願望的女人」,我接過手來,翻著雜誌內的前面幾頁,有個女人跪在地上,雙眼看著鏡頭,是個輕熟女,也許比媽媽在年輕幾歲吧,她手裡奉著一條粗紅色的狗繩,令人眼紅的是這個輕熟女竟然露出胸部與乳頭,讓我看的臉紅心跳的。



「媽媽準許你看這個」



媽媽說完轉頭便離開廚房,回到她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但我幾乎可以猜到她在房間幹嘛,因為她嬌喘的聲音還滿大的,而且似乎不再害怕被我聽到了,我知道媽媽的壓力都釋放出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媽媽都在我下課後,展示了好幾種的綁法,而且都用她自己的身體當範本,我看的目瞪口呆的,因為我對這個完全是陌生啊,但我漸漸發現其中的奧妙了,我開始推掉許多打球的邀約,只為了能多陪陪媽媽,同時進行著這有點變態的遊戲。



雖然媽媽用她自己的身體向我展示許多綁法,但都是穿著內衣或搭著上衣只露出繩結,不會露出身體的重要部位,更沒有越過心裡道德的那條底線。



慢慢進入冬天的午後,學校裡,立花家的校花姐妹們聽說都轉學去了,學校頓時沒了可以注意的女生,下了課的我一樣來到那間賣著成人書籍的書店裡閒逛,AV影片區有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片名「奴隸母親」



我拿起了這片子,看了看劇情簡介,覺得應該還不錯看,我拿回家用電腦迅速的看過一次,在媽媽還沒回家之前就已經看完了,劇情是講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子,事實上都對對方隱藏自己真正的興趣,在彼此的秘密都被對方解開後,母親手裡奉著狗繩,請求兒子能讓當自己身體與心理的主人,請求能成為兒子的奴隸的一部片子,這部影比較強調的是心理層面的調教與內心道德與私慾的衝突,母子都想找到各自的平衡點,最後影片中的那個媽媽放下所有的一切,成為了兒子的奴隸、甚至是性奴隸。



接下來這幾天我都在注意著媽媽有什麼變化,但結果卻令我失望了,因為幾乎沒有什麼差別,她一樣的忙著工作,然後回家煮飯,忙進忙出的,但就在第四天後,起了個大變化,這天下午我無法再推掉朋友的打球邀約,去到球場打了好幾場球後,便趕緊回家了,入冬後的太陽很快的就下山了。



我回到家中,媽媽已經在廚房裡弄的差不多了,我也不疑有他,先回房間洗澡再說,洗完一個痛快的熱水澡後,我來到餐廳,媽媽已經在吃飯了,她穿著圍裙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她的對面也一樣吃著晚餐,也閒聊著白天在學校的話題,就這樣約莫聊了十分鐘吧,我注意到她好像不太自在,有時候左顧右盼的,也似乎沒有專心在聽說說話,我看著媽媽的眼睛,她的眼神卻四處飄散,很明顯的是有事情發生,但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此時媽媽起身要到廚房去,她走往廚房才看見,媽媽今天只穿了「圍裙」,圍裙的裡面只有白色的內褲加上黑色絲襪,上半身只有麻繩與她赤裸的身體,我吞了口口水仔細的打量著媽媽的身上的一切,我剛剛足足聊了十分鐘,我竟然都沒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細黑色項圈,就像是一般的項鍊一樣,但卻是項圈,媽媽她戴上項圈了,她真的戴上項圈了,這個畫面對我來說太刺激了,這是媽媽對我的誘惑嗎?我的老二立刻有了反應,足以撐起半邊天。



媽媽在廚房弄了一下子,便走了出來,回到了她的位置。



「準二,你怎麼可以這麼色呢?」



媽媽在經過我座位時,看了我的褲子一眼,她看見了我老二撐起睡褲的樣子,想不到被媽媽看見了,這一慕真的很尷尬,但被看見就被看見了吧。



「沒辦法,我也有個色媽媽啊」



我開玩笑的回答「你這孩子,我真說不贏你啊」



媽媽笑著,但她好像是坐不住的樣子,又起身忙著在收拾碗盤,走進廚房又走了出來,圍裙好像又鬆開了一些,每走一次圍裙又鬆開一些,我幾乎看到媽媽的胸部了。



我有點膽量了,我知道媽媽在引誘我了,我起身,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媽媽「準二,怎麼啦」



媽媽的語氣裡霸氣全無,只有一個女人溫柔的語氣,我心中盤算著有九成的把握。



「媽媽,讓我綁你吧」



我說出了這幾個字後,媽媽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上一次綁我的男人,是你的爸爸,現在你身為他的兒子,讓你綁也是應該的,準二,好的,媽聽你的」



媽媽說完抱著我抱的更緊了,我也緊緊的抱著媽媽。



「媽媽這些年,寂寞了吧」



我抱著媽媽說著「嗯嗯」



媽媽只回答了兩個字,但卻道盡了爸爸去世後這十幾年的所有無奈。



我雙手放開了媽媽,媽媽則退後了一步,伸手解開自己早已經鬆開的圍裙,露出了她被麻繩綑綁的身體與乳房。



「準二,我是你的媽媽,你只可以綁我,不可以做其他的事哦」



媽媽站在我的面前,下半身只穿著內褲與絲襪,上半身只有麻繩,她很認真的對我說著。



「好的,我知道了」



我走向前去,解開她身上的龜甲,媽媽仍然有些害羞的用她的手試圖遮住她的胸部,我一邊解開麻繩,一邊強勢的推開她想遮掩的雙手,麻繩一捆捆的落地,與地板撞擊下產生美妙的聲音,我的心很平靜,我甚至有點喜歡上這樣的感覺了。



我手裡抓起麻繩,先將媽媽的雙手拉到背後綁住,再拉到胸前,繞過她的胸部,最後乳房上緣也綁,下緣也綁了,這就是小手縛。



「準二,綁緊一點」



媽媽背對的我說著「好的」



我解開麻繩,所有的動作都重新再來一次,但這次麻繩綁的更用力了。



「你綁的好舒服啊,準二」



媽媽背對著我這樣說著,我也很高興的越綁越起勁。



我將媽媽拉到沙發上,讓她躺著,再用麻繩把她的腳也綁了,這樣媽媽就跑不了了。



「媽,我去買個狗鍊,你先在這等一下哦」



我說完準備拿起錢包出門。



「準二,房間裡就有,在衣櫃的箱子裡」



媽媽躺在沙發上對著我說著,看來我要把媽媽的秘密全都看光光了。



這樣也好,省的我再跑一趟外面商店街,我走進媽的房間,素雅的布置竟然放著變態的東西。



我果然在衣櫃裡找到一個木箱,木箱裡有著媽媽多年來的秘密。



我找到了狗繩,很粗,絕不可能被拉斷,狗繩的鍊頭的鎖扣也看起來已經放了很多年了。



我拿著狗繩走出了媽的房間,扣在媽脖子的項圈上,但媽這條細黑色的項圈是好看性質大於實質用途啊,我折返回去,拿出木箱中的另一條項圈,紅色皮革製的,相當厚實,似乎與這條狗繩是搭配在一起的,我解開了媽媽脖子上那條不堪用的小項圈,換給她套上這條紅色的皮革項圈,現在,媽媽已經是個動彈不得任由我擺布的女人而已,但我還是僅守我的本份,單純只是將媽媽綁起來,完成她的心願而已。



「看來你繼承了,你爸爸的血統,綁的很有你爸的風格」



媽媽備綁的緊緊的仍然對著我這樣說著。



「我想繼承的不只是爸爸的血統與風格,我想繼承的是她留下來的女人」



我很認真的對媽媽這樣說著「準二,你…….」



媽媽語氣中有些哽咽的感覺,但礙於心中道德的那條底線,或許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媽媽在沙發上躺著,動彈不得,我愛玩的手開始忍不住了,慢慢的往媽媽的胸部靠了過去,她的乳頭已經變大變硬,看起來她會相當敏感的,我搓揉了她的乳房,傳來媽媽嬌喘的聲音,自己的乳房第一次被兒子用手玩弄著,自己卻毫無招架之力,我兩隻手的手指捏著媽媽的乳頭,媽媽也已經快要受不了的叫著,我拉拉狗繩,媽媽的脖子上的項圈也被我拉動著,我看了看媽媽的眼神,我知道時候到了,我跪下來接近媽媽的臉龐,我親了親媽媽的額頭、鼻子、臉頰與嘴唇,媽媽的嘴唇好軟好舒服啊,媽媽躺在床上被我親吻著,我的手也不安份的在她的身上遊走著,但我們始終沒有跨越危險的紅線。



「啊…啊….舒服…..準二」



媽媽嬌喘著叫著,她越叫我就越有成就感,但我知道改在何時踩上煞車,媽媽被我玩弄到很累的樣子,我為她解開麻繩的束縛,讓她的雙手恢復自由,接著我要幫她解開項圈,媽媽的手卻阻止了我。



「準二,這個別解開,媽戴著才有安全感,這十幾年來,自從你爸去世,我就天天戴著入睡,上班前才取下收進箱子裡」



媽媽娓娓道來這十幾年來她已經形成的習慣。



「說吧,準二,媽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更像你爸」



媽媽對著我說著「讓我管教你吧,嚴格的管教,媽你覺得呢?」



我這樣說著,看著媽媽的反應再做後續的動作。



「嗯嗯,然後呢?」



媽媽擡起頭看著我,那個表情看起來真是可愛極了,像是對我有所求一樣,像個小女孩一樣,而那一瞬間我覺得媽媽彷彿像是川上優一般,這時的媽媽,美極了。



「從你的穿著、生活習慣、行動、交友全都要聽我的,這樣可以嗎?」



我問著媽媽,因為我心中已經有許多盤算和計畫。



「上班,不準再穿褲子,只能穿裙子,別當自己是男的,一點女孩的氣質也沒有」



我對媽媽下達第一道命令。



「嗯,這個沒問題,還有呢?」



媽媽繼續這樣問我著「在家裡,只準穿內褲,上半身只能用麻繩,脖子上的項圈是必須的」



我繼續對著媽媽說著。



「這個也好辦,但我是你的媽媽,就這樣赤裸上半身,這樣好嗎?」



媽媽似乎有些遲疑。



「不好嗎?以後我會連內褲都不準你穿哦」



我繼續說著,看著媽媽驚訝的表情與變紅的雙頰就覺得相當有趣。



「哦,好吧,我聽你的」



媽媽說完點點頭還嘟著嘴唇,看起就像是有點在鬧脾氣的小女孩。



「生活習慣,我希望你把我當成你的主人一樣伺候,不可以再直呼我的名字,只能稱呼我先生,或是主人,我也不再叫你媽媽,而是叫你的名字,直子,你覺得呢?」



我直接叫了媽媽的名字,藉此提高了我在這個家中與媽媽心中的地位。



「哦…是的,先生」



媽媽後面「先生」



兩字還故意加重語氣,原來媽媽是這麼可愛的女孩啊。



「嗯嗯,我希望你跟我出門時,你能用我的女友的名字,跟我一塊出門」



我繼續說著「是的,先生,我聽你的」



媽媽繼續調皮的回答著,因為這或許也是她喜歡的一點吧。



「行動自由,過些日子,家中的財政,你的薪水,交給我管理吧,我不會亂花,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我除了家用之外,我會買些拘束你行動自由的東西,例如腳鐐、手銬、木枷,而你買東西要經過我同意才可以買,我以後甚至可以買狗籠,用來處罰你用的。」



我這樣嚴苛的規定,是為了要實現「身份逆轉」



的願望,原本管教我的媽媽,變成我的奴隸,身份被逆轉,對媽媽來說,會有被管教被奴役的快感,直子是個M女,一定會喜歡的。



「是的,先生,但直子要跟先生報告,腳鐐與手銬與木枷,直子的木箱裡就有了,狗籠的話,直子也很喜歡,希望可以早點買沒關係」



直子這樣對我說著,同時從木箱裡拿出了腳鐐與手銬,甚至還有木枷,媽媽果真是的M女無誤,以前她跟爸爸也一定玩的很大,才會連這個都有。



「就這樣子?」



直子問著我,但我其實心中還有個想法,但我覺得時機未到,就先不說了,那就是如廁管控,連大小便都要經過我的同意,浴室要加裝攝影機,我要連直子洗澡的時候也要管控,但我認為時機未到,先別一開始就玩的這樣誇張比較好。



在公司擔任主管職的媽媽,平時穿著高級套裝與高跟鞋,一個掌握全局、位高權重的女主管,回到了家卻脫下衣褲,只穿了條內褲,頭髮還故意綁了兩條馬尾,馬尾上還綁了可愛的髮圈,就像是個小女孩的樣子,模樣相當可愛,脖子上的項圈與白雪般的肌膚,看起來有著強烈的對比,看起來更加漂亮與美麗,腳上的腳鐐更是不離身的,在家裡走來走去,與木地板撞擊後產生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悅耳,而在這不知不覺中,而我已經變成了有S傾向的男主,真正的男主,這個家的真正主人。



每天的早晨,直子都會來請我請床吃早餐,同時也是為了讓我解開她腳鐐,我有時候會鬧她一下,故意的找不到鑰匙,讓她上班遲到。



她就會苦苦的哀求我解開她的腳鐐讓她上班,但她去上班了,我去上課了,我卻開始思念她了,我想直子也是在想我的,因為我都會收到她寄來的訊息。



「先生,好想請你幫我鎖上腳鐐」



「好想念麻繩的感覺」



這些都事她會寄來的訊息,同時也刺激了我許多新的想法。



「這麼想念麻繩,那明天我給你綁上繩子,你再套上你的衣服去公司上班吧!」



我也會出些主意,讓她更加享受在被虐的感覺中。



隨著天氣慢慢變冷了,直子也會穿上高領的毛衣出門,我還會讓她套上項圈再穿上高領的毛衣作為掩蓋,讓她一整天都可以感覺的到被束縛,這就是我要她進入的「完全奴隸」



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項圈是可以一整天都不用拿下來的。



雖然直子認為戴著項圈去公司上班相當難為情,但卻每天都戴著去上班,看來是樂在其中了,在下屬的眼前,還戴上難為情的狗項圈,雖然他們都看不見,但這讓直子更加羞恥了。



寒冷的冬天,迎來了我們家的第一個客人,媽媽的妹妹直美阿姨,離婚獨居的阿姨直美從很遠的地方,搭上了新幹線就來到我們家找我媽了,媽媽當然很高興,我也答應暫時讓直子恢復自由,在阿姨來訪的這段期間先解除規定吧。



「唉呦,這麼久沒見,準二都長這麼大了,該交女友了吧」



直美阿姨笑著邊說邊夾著壽喜燒裡的食材到自己的碗裡。



「阿姨,我交女友了啊」



我挾著已經熟透冒著熱煙的肉片到媽媽的碗裡,然後我看了一眼媽媽的眼神,我笑了笑。



「哦,姐,你兒子交女友啦,長什麼樣,沒帶來給阿姨看看」



直美阿姨好像相當開心的繼續說著客套話。



「哦,就是個很不錯的女孩,許多「興趣」



都與我相符啊」



我邊回答邊看著媽媽的眼神,但媽卻一句話也不敢說出口,只能繼續低著頭吃著她的東西,因為她知道我說的就是她。



「年輕人有共同的興趣就好,要好好交往啊」



直美說完轉過頭去按了按直子的手貌似親蜜的看著直子。



直子與直美從小就不是一對很親的姐妹,我也和這個阿姨不是很熟,但畢竟是姐妹,招待應付一下也是應該的,而我對這位阿姨也很陌生,也不太清楚她是在做什麼的,媽也說她的工作老是很神秘,不知道她在幹嘛,總之聽起來就不是什麼正當的工作,不然怎麼會這麼見不得光。



直美小媽媽約三歲,比媽媽再年輕一點的感覺,也更接近年輕人,感覺更有活力一點,我對這位阿姨開始感到好奇,趁著媽媽在洗澡,我靠過去跟阿姨好好的聊起來了。



「阿姨,都在忙些什麼啊?好像沒聽說阿姨在做什麼的說」





我坐在沙發旁看著阿姨一邊問著,一邊弄了杯果汁。



「哦,阿姨在忙的都是些小生意啦,在市中心的公司….」



直美說的有點吞吞吐吐的,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的事。



「阿姨,我也已經是大人了,說給我聽沒關係啦」



我說完看了阿姨一眼「唉呦,是大人的生意啦」



直美更加不好意思的說著「酒店?俱樂部?招待所?」



我隨便的說了幾種地方。



「好吧…雖然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去….」



阿姨說完給了我一張名片,我看了一下名片上面寫著「秋葉原SM私人調教俱樂部」



我看傻了眼,這對姐妹怎麼都跟SM有關係啊。



「你是女主?還是女奴?」



我就直接的問了。



「真不愧是大郎的兒子…」



直美先是驚嚇的表情,接著是覺得理所當然。



「看來你知道我爸的事了」



我繼續問著,因為我覺得一定可以問出些什麼有關我爸的秘密。



「你媽….曾經是這間俱樂部有名的女奴,你爸是客人,一見鐘情,後來娶了你媽媽為妻,我,是女主,剛好與直子相反」



直美說著「看來我真的遺傳了我爸的血統….」



我只能這樣回答直美的問題。



「哦,你一樣是S主?跟你爸一樣?」



直美好像對我相當有興趣。



「是啊」



我簡單的回答直美「年紀這麼輕有有虐待人的傾向,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啊,需不需要我介紹女奴給你啊?阿姨我可認識不少女奴哦」



直美對我說著「謝謝阿姨了,但我有女奴了哦」



我回答著阿姨的問題「哇,不會就是你女友吧?」



直美很顯然的對我的女友相當有興趣「是啊,就是她,我不是說我們有共同的興趣嗎?」



我繼續解釋著「原來如此,你這孩子,阿姨真的小瞧你了」



直美笑著說著「有興趣來當我的奴嗎?我對輕熟女的女奴很感興趣哦」



我開玩笑的問著「阿姨都這麼老了,你還肯要哦?好啦改天我轉向當奴的時候再來找準二吧~哈哈哈」



直美也被我逗的笑了出來,而媽媽從浴室出來後,也打斷了我們的聊天與對話。



接著直美就去黏著我媽不放了,幸好我有在媽的房間裡裝了竊聽器了,她們所有的對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姐..你脖子上的痕跡是怎麼來的?看起來有些像是…項圈,身上…也都是繩子的痕跡,難道….姐你又…..」



聽的出直美阿姨有點驚訝媽媽身上的痕跡。



「嗯嗯…跟你想的一樣,我有對象了」



媽媽回答著直美「嗯嗯這樣也好,跟你家大郎比起來如何?」



直美不死心的繼續問著「嗯…跟大郎很像,但比大郎年輕」



媽媽聽起來有些害羞的回答著「哇…你們家準二若是個S主,那連我都想讓他調教了…看他粗壯的手臂,綁起繩子來一定很有力也很緊」



直美繼續對著媽媽說著,但我聽的出來是想要套媽媽的話來,看看知道不知道我是個S主。



「你別胡說八道….準二很單純的」



媽媽沈穩的回答著。



「唉呦~姐~我是開玩笑的啦」



直美說著接著這對姐妹就開始聊起與SM無關的事了,後面的我也就懶的聽了,而我心中…卻有了新的想法,我心中開始細細的盤算著一些細節,仔細的來推敲可能的發展後,我決定要出手了,這次要收下這個S女主直美阿姨為奴,來個姐妹奴隸吧。



當天晚上我寄了封訊息給媽媽,告訴她我的想法,沒想到竟然得到媽媽的同意,我吩咐了幾樣東西要她弄好,接著就準備睡覺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我起了床來到了廚房,沒想到直美阿姨也起了個大早,我跟她打了個照面後。



「阿姨..我那…女友今天會來,要看看她嗎?」



我問著在廚房弄東西的阿姨「太好了….我也好好會會這個M女吧」



直美阿姨還小小聲的說著然後我們來到餐廳,開始吃著早餐,我與阿姨閒聊著東南西北,什麼都可以聊。



「阿姨,我女友到了…」



我對著還在吃東西的阿姨說著「哦..快請她進來吧」



直美阿姨對著玄關看著,準備等著我傳說中的「女友」



出現。



「出來吧」



我對著另一個方向大聲的說著,接著從媽媽的房間裡走出來一個女子,她當然就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的女奴直子,媽媽戴著項圈,裸露著上半身的乳房,只穿著內褲,腳上也鎖回腳鐐,從房裡亦步亦趨的走了出來。



「姐姐你….怎麼」



直美阿姨對著媽媽問著,因為她完全看錯了方向,沒想到從另一邊出來。



「直美阿姨,我來介紹一下,我的女友兼女奴隸,剛田直子」



我說著「兒子主人、直美小姐,奴隸直子向兩位請安了」



直子跪在地上向我們兩個行禮,我看著直美的眼睛都快要掉下來了,我心中開心到不行,我手裡拿著狗鍊,很快的就扣在了直子的項圈上,我牽著她來到直美的旁邊,直子則跪爬在地上看著高高在上的妹妹直美的眼睛,完全是奴隸看著主人的樣子與感覺。



「你的奴竟然是你媽?你的男主竟然是你兒子?」



直美嚇到嘴巴都閉不起來的問著我們兩個「是啊」



我與直子同時回答直美阿姨的問題「你們母子真的很變態」



直美毫不留情的批評著「那又如何?你還是SM俱樂部的女主」



直子有點生氣的回答「那是我的工作啊….」



直子說完,有點覺得下不了台,包包拿著就往門口衝去了。



我與直子目送著直美的離開,我們知道她不會亂講出去,因為她也是SM俱樂部的一員,我回頭看著直子,我蹲下來蹲在直子的眼前,給了直子一個濃厚的深吻,直子的舌頭忍不住的伸到了我的嘴巴裡。



我起身,牽著她往房裡走去,好一個星期天,我脫下了直子的內褲,因為我知道她不會有任何抵抗了。



「先生,先讓我用嘴巴服侍先生好嗎?」



直子對我說著,然後跪坐在我的眼前腳邊,他解開了我牛仔褲的褲子,再拉下我的四角褲,我的老二露出來,早已經撐的老高了。



直子跪坐後,慢慢變成跪立的姿勢,她看著我的眼睛,毫不猶豫的將我的龜頭含進了嘴巴裡,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來回旋轉的舔著,我立刻有了快感,我看著媽媽繼續幫我口交著。



「啊….媽媽….直子…好舒服啊」



我叫著媽媽的名字,我相當享受著。



「兒..子….主人,舒服嗎?奴隸直子幫你的服務還可以嗎?」



媽媽繼續越含越深的的舔著,龜頭撞到了她的喉嚨,再用舌頭舔著龜頭的其他地方。



我摸了她的頭,再摸著她的臉龐,我想我在此刻,真的擁有了直子了。



「啊..媽…要射了~要射了」



我想推開媽的頭,她卻死含著不放,就這樣射在了她的嘴巴裡,媽媽看著我的眼睛,我看著她將我射出來的東西,一口吞下去了,這真的太舒服了。



此時客廳玄關的門鈴響了,我們停下了動作,我讓媽媽待在房間裡,再關上房門,我整理了一下儀容,來到玄關,打開門,門外站的竟然是剛剛離去的直美阿姨。



「我輸了…我輸給你們了」



拿著包包的阿姨搖搖頭,心不甘情不願的便走了進來。



我隨著她背後走了進來,開了房門將還在房內的直子,用狗繩牽了出來。



直子看到直美回來,也是嚇了一大跳,雖然還不確定她回來的意思,但我心中已經猜到八九成了。



「我輸了……我輸給你們了」



直美阿姨跟錄音一樣重覆說著這幾個字「直美阿姨,你在說些什麼啊?」



我故意這樣問著阿姨,試探阿姨的態度。



「我……我……..」



直美阿姨卻吞吞吐吐的說不出來的樣子,媽媽還是一頭霧水的不知道她的意圖,而我已經快被她的樣子給笑死了。



「直美阿姨,你不會是想說,你也想被我調教吧?」



我乾脆一點替她說出口了。



我說完後手放在背後,慢慢的走到她的旁邊。



「啊…..是…..是的」



直美阿姨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不是S女主嗎?」



我繼續問著,我決意要把她的自尊心先摧毀,這樣她才能全心為奴。



「我….我也有奴性,不想再當主了」



直美阿姨回答著我。



「你跪下,雙手舉高抱在後腦杓」



我叫她做這樣的動作,是來自一部西方的SM電影叫『安妮的懲罰』,裡的一段。



直美先是遲疑了一下,接著慢慢跪了下來,雙手抱在後腦杓,像是在等待著我的命令,而一旁的媽媽則開心的點點頭。



「脫光你的衣物,包括襪子,脫完後恢復雙手抱頭的動作」



我說完直美先是把手放下,再解開她的上衣鈕扣,接著解開她的內衣,露出她可愛的乳房,然後她一樣用跪著的姿勢,脫下了她的裙子與絲襪,最後脫下了內褲,直美與直子不同,她的陰毛較為濃密,當內褲一脫下時,很難不去注意到,直子恢復了雙手抱頭,跪立的姿勢。



「好了,先生」



直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你想當奴?你喜歡被打嗎?忍奈的了痛楚嗎?」



我問著我眼前跪著的這個女人。



我的手還故意的摸了一下她的乳房與乳頭,直子則在旁邊看的笑了出來。



「是的,可以的,先生」



直美乾脆的回答著我。



「當奴不像S主,奴隸是沒有自由,沒有權力的,你願意嗎?」



我繼續追問著直美「是的,先生」



直美繼續回答我的問題,語氣甚是堅定。



「好的,直美奴隸,像大家展現你的陰戶吧,張開你的雙腿」



我下了第一道命令給直美。



「是…是的,先生」



直美說完後,手臂往後撐,雙手用力撐起身體,同時張開了雙腿,這才讓陰戶的肉縫都露了出來。



「直子,直美的陰戶就賞給你舔吧!算是你的獎賞,嘗嘗你妹妹陰戶的味道吧」



我對著一旁的直子說著。



「直美的….陰戶,不要….」



直子有點羞澀的拒絕了我的命令,而我當然不會抓過這個懲罰的機會。



「那…直子的陰戶就晌給直美舔了」



我下了第二條命令給直美,直美阿姨倒是喜出望外,馬上翻過身來,我也靠了過去,從背後架住媽媽,並抓開了她的雙腿,露出她的陰戶,直子的陰戶只有稀疏的陰毛,一旦雙腿被大大的張開,就輕而易舉的露出陰唇與陰蔕等等器官。



直美靠了過去立刻用她的舌頭舔著女人最私密的地方。



「謝謝主人的賞賜,姐姐的陰戶我早就想要了」



說完話的直美,接著舔著媽媽直子的陰戶,舌頭在陰唇裡來回的遊走,弄的媽媽淫叫與嬌喘不斷。



「妹妹….不要…..別做出這種事….不……不要」



直子媽媽在地上淫叫著,而我聽到後立刻將她的雙腿張的更開了一點。



羞恥調教達到了效果,直子媽媽簡直是舒服到了極點,直美也是樂在其中,這也是直美阿姨心中的一點點S傾向的發揮了。



「既然直子拒絕我的命令,現在直美,直子就賞給你了,我想看看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做愛,跟你姐姐做愛吧」



我對直美下達新的命令,因為我要給不聽話的媽媽一個小小的處罰。



「不….準二…..直美是我親妹妹啊,別這麼做好嗎?你要對媽做什麼處罰都可以,但別這麼做…..直美快幫忙說說啊」



激動的媽媽直子不斷在吶喊著。



「姐姐你別害羞,妹妹我會很溫柔的」



直美的回答簡直要讓直子發瘋,讓我瘋狂,直美阿姨真的是個下賤的淫蕩女人啊。



「聽到了嗎?我對媽媽的處罰是一定要的,但你也得好好享受跟妹妹的同性之愛啊」



我回答著媽媽,看著媽媽的陰戶不斷的被妹妹直美的手玩弄,一下子用手指頭摳,一下子用舌頭舔,直美的陰戶也讓直子舔,但一開始直子不太願意,在我的幫忙下,直子開始舔著自己妹妹的陰戶,漸漸的,不再抵抗了,而是享受在其中,享受著身為女人的快樂。



我想…媽媽應該是雙性戀,內心的深處也一定對女人有所喜愛。



經過一夜玩樂之後,媽媽直子被綁在餐廳的椅子上,而直美阿姨被綁在餐桌上,雙腿被我用麻繩分別綁在兩邊,胸部的乳頭被我黏上了跳蛋,直子則坐在一旁,可以清楚的看到直美的陰戶,我剃光了直美濃密的陰毛,現在她的陰蔕清楚的秀在直子的眼前,我則露出了下半身的老二,站在媽媽的眼前,媽媽用嘴巴把我的老二給吹硬,我再換插到直美的陰戶裡,直美的陰戶早已經濕到不行,我一插入後就完全被吃進去了,是的我正在與我的阿姨性交。



「啊…..主人…..好舒服啊」



直美阿姨被我幹的淫叫著「主人…我受不了了…我也要」



一旁的直子媽媽也忍不住淫叫著,因為我打開了她下體的跳蛋開關,在跳蛋的攻擊下,她很快的就投降了,道德紅線什麼的全都拋之腦後了,一心一意只想得到主人我的肉棒,直子不甘於只用她的嘴巴,她也很想用她下面的嘴巴幫我服務,因此在旁邊不斷的淫叫著,頓時間屋子裡兩個女人的淫叫不斷。



「我….我也要….主人的肉棒」



直子淫亂的叫著,直美則享受著我肉棒瘋狂的抽插。



「主…主人…請射在裡面吧」



直美說著,她似乎已經被幹到快升天了吧「我…我想懷主人的孩子…」



直美繼續說著「主人…主人我也要….」



一旁的直子被綁在椅子上繼續叫著我解開了直子的繩子,將她拉到餐桌上,就趴在直美的身上,這兩個女人的陰戶都同時面向給我了,我掏出了在直美陰戶裡的肉棒,拉出了直子下體的跳蛋,用我的老二往媽媽的陰戶裡插了進去。



「啊…..好爽啊」



直子淫叫著「終於….讓兒子…幹了!」



直子繼續叫著「兒子主人..也請射在裡面吧!讓媽媽懷你的孩子,讓我們姐妹都懷上你的孩子吧」



直子與直美都這樣要求著,我沒讓她們失望,兩個都射在裡面,完成她們的心願。



而我….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媽媽了,還得到了預料之外的阿姨,這兩個女人都成了我的女奴、性奴隸,我並不以此滿足,我正準備將她們帶往家畜的路上,養兩隻狗….不是更好嗎?








上一篇:與妹妹的性交易下一篇:淫姪與叔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