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欣賞女兒被輪姦---媛雯

欣賞女兒被輪姦---媛雯
上一篇:父女失眠大混戰下一篇:姐姐的誘惑

[我自己去參加媛雯的畢業典禮?妳不一起去嗎?]



因爲丈母娘昨晚突然身體不適進了醫院,



妻子臨時要我獨自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



[我要去醫院照顧我媽,確實沒辦法去了!]



[可,,,可畢業典禮要做些什麼,我沒經驗啊!]



[是媛雯畢業,又不是你畢業,你就找個位置坐著看就行了!]



[這,,,好吧,,,]



妻子交代完以後,便獨自騎車去探望丈母娘,而我就開著車帶女兒趕往她們學校。





副駕駛的位子上坐著的就是我那準備大學畢業的女兒媛雯,



此時的她正拿著隨身攜帶的粉底和小鏡子往自己本就青春無敵的臉上擦脂抹粉,



媛雯的成績一直不怎麼樣,現在畢業的這所學校只是中等水平的大學,



學生、教授的素質水平也參差不齊,我長期都以工作爲重,對媛雯的管教都是聽老婆的



不適合對妻子多抱怨些什麼,日子久了就隨她去吧。



[妳們班裏有多少人,妳最好朋友叫什麼名字?成績怎麼樣?]



我想多打探些資料,好應付等會的場面,免得媛雯的同學是誰我都不認得。



[哎呀你好好開車,去了你不就知道了。問個不停真煩人。]



媛雯很不耐煩地回了我一句,大概是我打擾到她化妝了吧,讓我這個當爹的無可奈何。



城市的周末依然是車多人多,我們被堵了好幾個紅綠燈路口,



這也正好給了媛雯好好化妝的機會,她依然坐那對著鏡子擺弄個不停,



好像一根頭髮的位置不對都能惹起她的不滿,我心裏暗暗搖頭苦笑。



眼睛在無意間卻看到了一抹光亮,那是一雙雪白纖細的大腿,盈盈不堪一握,



隨著視線的上移越過腹部,來到了女孩子的重要部位,



那已發育成熟的嬌乳即使在衣物的遮蓋下依然頗具規模。



再往上點,呀!正是我那打扮成熟的女兒媛雯的面龐,趕忙收攝心神裝作往窗外看風景的樣子。



我是怎麼了,竟然看著自己的女兒看得著迷了,身體還起了反應。



接下來的車途中我不發一語,一邊自責一邊忍不住回想,像是著了魔一樣,



那是多久沒有再體驗過的刺激的感覺了,我的內心産生一種微妙的感覺說不出來。







到了學校,由媛雯帶著我,一路走到了她們的班級,



[您好,您是媛雯的家長嗎?歡迎歡迎,還是第一次見到您。我是媛雯的系主任我姓李。]



[原來是李主任,老聽媛雯提起您。]



雙方各自客套了幾句,後面還有別的家長陸續到來,我們沒有多說些什麼,就往教室找個地方坐下。



[妳們那個李主任人看起來挺好的,蠻和善的嘛。]



[呿,裝得好而已,有什麼好的。]



媛雯翻了個白眼,我不敢再多說下去,怕坐在旁邊的其他家長聽見了笑話。



教室還蠻熱鬧的,各個家長都在熱絡地聊著天,



[您好,您是媛雯的爸爸吧。]



隔壁的一位家長突然朝我問了一句,這麼巧他也是單獨來的。



[是的,您好。]



我好奇地看著他,他年紀比我稍長,西裝筆挺,梳著一頭油頭,一副生意人的模樣,



我似乎沒有見過他。



[您好您好,我是林欣的爸爸,媛雯常常到我家玩。]



聽他一說我才想到,有聽過媛雯提到這名字,



他女兒長得也很漂亮,有點韓劇裏女配角的那種感覺,



因爲在我看來她跟媛雯站一起,還是媛雯比較漂亮。



突然媛雯和林欣起身往教室門外走去,



我猜想是準備去著裝畢業生穿的學士服吧,也沒多在意,



只是我剛好捕捉到了隔壁那位林欣爸爸的眼神。



因爲媛雯今天穿著的是連身的短裙,大腿以下的部分都是露出來的,



我心想妻子怎麼能允許她穿著這樣的衣服呢?



但現在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林欣的爸爸,眼睛裏像是要噴火一樣,



從媛雯起身一直目送著她出了教室,一直到看不見媛雯的身影了,



他還不肯收回自己那貪婪的目光。







我心中感到氣憤,沒想到這個人的品行如此低劣,



對著還是學生的孩子都産生那些骯髒齷齪的想法,



可轉頭一想,剛才在車上的時候我不也是看著媛雯的大腿身體有了反應嗎。



不對!不對!那不同,我是她爹看看有什麼關係,他算什麼東西怎麼能這樣盯著我女兒。



我只能用這麼毫無說服力的藉口安慰著自己。



在等媛雯回來的同時,我回想著這幾年來對媛雯的管教態度,



因爲工作繁忙的關係,我的確不是位關心女兒的好父親,



直到我今天載著她來學校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平時是多麼地忽略了她,



當初抱在懷中的小女孩已經長這麼大了,著實讓我這個爸爸吃了一驚。



[好的,那麼現在要請參加畢業典禮的各位家長到體育館觀禮。]



像是工作人員的幾個學生吆喝著,我便起身照著他們的指示往會場移動,



到了會場,人山人海,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出媛雯在哪兒,



就這樣,2個小時過去我才用手機連絡到媛雯,



看著她頭戴方帽、身穿畢業服的模樣,我落下了感動的眼淚,女兒真的長大了。



見我落淚,媛雯先是一臉尷尬,接著馬上給了我一個擁抱,道:



[哭什麼啊!害我傻眼!]



媛雯挨在我懷裏,身上一陣體香飄來,那是香水、保養品、少女體味三者融合而成的女人味,



這下讓我從感動的情緒中抽離,貪婪地吸上幾口,再猛吞一口唾液,



誰都知道男人是一種下半身動物,當有女人和你進行如此親密的動作,



不論理智多麼堅強,身體還是抵抗不了誘惑的,順勢我緊抱起媛雯,讓自己胸膛貼上她的乳房,



身上那件薄薄的襯衫讓我清楚地感覺出媛雯赤裸後的軟嫩。



[啊!爸!你,,,你未免太感動了吧!]



媛雯呵呵笑著推開了我,絲毫未察覺我的慾望。



分開以後,我的眼睛繼續盯著上下打量媛雯,視線從上到下的掃過一遍,



對於自己女兒,我早已經情慾滿滿,下體微微充血,



可在媛雯眼中看來,誤以爲是爸爸看見她畢業的感動與驚喜,



甚至還拉著我的手各種角度地同她拍照留影。









回到家後,我當然沒對任何人提起我對女兒的淫慾,



除了關心嶽母的病情外,我和妻子閑聊著:



[媛雯班裏有一個叫林欣的女孩妳認不認識?]



[知道呀,她跟媛雯很好,媛雯還說畢了業要到他們家去上班呢,怎麼了嗎? ]



[去上班?怎麼沒跟我說?她家做什麼的?]



[跟你說過!那天你匆匆忙忙要上班,還回我說:媛雯都成年了,隨她發展吧!]



[有,,,有這件事?]



[看看你,你這個當爸都沒花心思在孩子上,還想出什麼意見?]



[沒,,,沒有,今天他爸爸來參加家長會,聊了幾句人還不錯,就隨便問問。]



萬萬沒想到我這寶貝女兒竟要去那色狼的公司上班,到時會不會被性騷擾啊?



那男人一臉淫穢的樣子,但我似乎又沒資格說他些什麼,



唉,隨她吧!先暫時不提這件事了!





等到晚飯後,進了臥室我才對妻子說,



我今天看到那位林欣爸爸的眼神,直盯著我們媛雯短裙下的一雙腿,



重點是那男人貪婪的目光像是要噴火一樣,女兒去他那上班太危險了點。



妻子白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那又怎樣?你能保證我們這麼個漂亮的女兒去別的地方不會遇到色狼同事?]



妻子又說: [就算他直盯著我們媛雯看又如何?好歹他女兒跟媛雯是同學,怎麼樣也不敢得寸進尺吧!]



[再說,女兒以後總歸是要嫁人的,和男人發生性關係也是遲早的事,你操心什麼勁啊?]



[但,但,但,,,但總不能和這老頭兒發生關係吧?]



[誰說會發生關係的?我看是你自己思想不單純,把別人也當作自己吧!]



被妻子這麼一說回不了嘴了,深怕自己意淫女兒的事說溜嘴,



最終也只能同意媛雯去林欣爸爸的公司上班。





深色套裝,乾淨清爽,三寸高跟鞋,露著一截纖細腳踝,恰到好處的微性感,媛雯打扮的美麗嬌豔,



讓這麼漂亮的女兒去擠公車、擠捷運,不知會迷死多少豬哥,吸引多少鹹豬手,



所以我自告奮勇當起護花使者,每天都提早出門送她到公司上班。



有時媛雯補眠,倚著窗睡,身爲父親的我明知不該這麼做、這麼想,



我還是會忍不住偷偷地看她,默默地歎:[可惜啊,可惜!爲什麼是我女兒?是個普通女人該有多好!]





大約過了三個月,媛雯一天在車上詢問著我有沒有去過泰國,



她說她下星期要跟老闆到泰國出差5天。



看著她漂亮的臉龐、姣好的身材,讓我心裏不斷糾結,眉頭深鎖,



第一次看到她老闆——林欣的爸爸,那猥褻的神情,又一次在我腦海裏顯現,



我明白男人都愛欣賞女性的美,但看到自己女兒被人這樣欣賞,還真不是滋味,



於是,我像個管家婆似地不斷追問:



[你們公司很多人去嗎?幾個人?有那些人去?]



媛雯淡淡地說: [就老闆、經理、還有我。]



[經理?經理是男的還女的?] 我有點心急。



[男的。] 媛雯表情平淡的繼續回答。



男的?這麼說是兩男一女囉?



身爲父親的我也身爲男人,我了解男人的可怕,連面對女兒,我都沒法抑止肉棒的充血,更何況外人,



媛雯是個尤物,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有勾起男人性慾的能力,外人哪會跟她客氣?



所以,對這次媛雯要出差一事,我表達了強烈不滿: [不行!不可以去!兩男一女開什麼玩笑!]



媛雯愣了下,沒想到我會那麼激動,她也相當不客氣地說:



[兩男一女又怎樣?去工作而已!從小到大你都不管我了,現在你管什麼!]



當下我無言以對,雙方的火藥味瀰漫車內每一個角落,



回到家,我對老婆說了這件事,沒想到老婆也是站在女兒那一方,



她陪著笑臉,對著我開始說情達理:



[人家出差是爲了工作,現在多少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或者不想工作,你爲什麼要阻止她?]



好吧,我還是不要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或許是我的思想淫穢,別人不像我說的那樣!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這樣期許、這樣安慰自己了!



做一個父親要整天二十四小時跟著女兒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只能盡力而爲,



在媛雯出國前,我特地買了罐防狼噴霧給她,好讓她萬一!萬一!萬一!碰上麻煩可以使用。









剛到泰國第一天,媛雯開心地傳來她在泰國遊玩的照片,



一切都是那麼地自然、那麼地愉快,看來是我多慮了。



第二天,媛雯傳來的是一張她在海邊玩水的比基尼照,



白皙長腿、吹彈可破的皮膚,少得可憐的布料快包不住她的雄偉,



看得我這父親心猿意馬,晚上趁著老婆睡覺,特地點開了媛雯的臉書,



挑了幾張清純又不失性感的美照,



讓我幾欲瘋狂,用盡全力套弄自己龜頭,意淫了媛雯一番。



第三天,媛雯傳來的是她和老闆、經理的合照,



照片中媛雯打扮得相當時尚性感,她說她準備出席一場工作餐會。



而第四天,媛雯沒有傳任何照片回來,



只有在晚餐時間打了通電話回來,



我聽妻子對她說: [不舒服就好好休息,那邊有賣妳能吃的藥嗎?]



不久,媛雯就「叩」的一聲掛上電話。



[媛雯她怎麼了?] 我湊到妻子身邊詢問。



妻子神色自若地說:



[媛雯昨晚餐會好像吃壞肚子了,今天身體很不舒服,明晚就會搭飛機回來,要你去機場接她。]



當下我和妻子都未發現媛雯的異狀,繼續漫不經心地討論著媛雯這女孩,



我們說,女兒終於長大,做任何事都不必我們操心,接著就是慢慢等待退休了,



那晚我跟妻子話家常,睡前還特地溫存了一番。



隔天機場接機,媛雯出了航廈,只見她臉色灰白,搖搖欲墜,



一直在外等待的我趕快過去扶她一把,瞧著臉色發白的她,關心地問:



[媛雯,怎,,,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只有妳一個人?]



[爸,,,爸,,,我,,,我沒事,,,身體不舒服而已,,,]



媛雯似乎心力交瘁,渾身乏力,舉步維艱,



身體的不適讓她雙手緊握著,握得指關節都發白了。



[怎麼沒看到妳老闆他們?]



[他,,,他們先走了,,,]



媛雯微皺著眉,用眼角瞥向他們的方向,兩個男人正攔了台計程車離開。





上車以後,我拿了瓶水給媛雯,她無力的接過,手指在顫抖,



回家的路上,我開始試探性地向媛雯了解這幾天去泰國出差的行程。



[問這些幹嘛?去泰國,,,就工作、身體不舒服,就這樣!]



媛雯沒有直接給我答案,反而很有警惕性地要我別再問了,



[爸,,,我睏了別打擾我。]



她簡單找了個藉口就閉上眼睛靠在後背椅上要睡覺的樣子。



我心裏開始感到不安,至於發生什麼事我還不得而知,



是否真的單純吃壞肚子?還是另有隱情?我不得不在心裏做好最壞的打算。









隔天,媛雯依舊身體不適,她向公司請了假,



我獨自開車上班時,在我的副駕駛座發現了一個隨身碟,



看樣子是昨晚從媛雯口袋裏滑落的,想必是裝了公司重要的文件吧,掉了她一定很著急,



於是我順手將它收進了自己的公事包裏,想說回家再還給她。



又是一個公務繁忙的早晨,好不容易在午修前有個空檔,



坐在辦公室的我,想起了早上撿到的隨身碟,



雖說要尊重孩子的隱私權,不過基於關心女兒的生活、關心女兒的工作,我還是將隨身碟給打開了。



[老天!這,,,這是什麼!]



坐在辦公桌前的我,忍不住在心裏大聲呼喊,眉頭深鎖,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我起身,拖著因驚嚇而略顯無力的雙腿走向門邊,將辦公室門反鎖。



隨身碟內只有一個檔案,是一個長達一小時的影片檔,影片畫質相當清楚,看樣子是刻意拍攝的。



[媛,,,媛,,,媛雯!這,,,這兩個禽獸,,,居然,,,居然這樣對我女兒!]



我得用盡全身的力氣忍耐,才能去克制住已衝到嘴邊的咒罵,



影片中,媛雯尖叫著,她不停咳嗽,不停搖頭說不,身旁還有我送給她的防狼噴霧,



估計防狼噴霧是被壞人搶下了,並且媛雯還反過來遭防狼噴霧的攻擊。



而正在性侵她的,正是在畢業典禮和我有過一面之緣的林欣她爸爸,



看樣子畫面裏頭另一個聲音,正在掌鏡的就是媛雯的經理吧!



看了看拍攝的時間,那就是媛雯在泰國參加工作餐會的日期,



估計是餐會結束後,喝了點酒才慘遭魔爪。



[礙事的內褲!] 林先生粗暴地扯下媛雯的內褲,



扯下內褲那一刻,媛雯伸腳胡亂一踢,並沒有踢中眼前的惡狼,反而隨即被打了一大巴掌。







[臭婆娘,現在人生地不熟呢,妳要不服從我們,當心把妳殺死然後姦屍,我們再逃回國!]



他用凶狠的眼神看著媛雯,媛雯也明顯被他嚇到了,



[嗚嗚嗚,,,嗚嗚嗚,,,不要這樣,,,林伯伯,,,不要這樣,,,嗚嗚嗚,,,]



[怎麼?會怕嗎?不用怕,只要給我們爽快,我們捨不得殺妳的!還會操得妳很舒服!]



林先生把手指塞進媛雯的陰部,大力地按壓、搓弄,猥瑣地笑著大喊:



[好緊呢!好緊呢!小張,等等咱們有得爽了!]



畫面沒拍到的地方傳來掌鏡人的笑聲:[老闆!大力點!大力點啊!她叫聲真銷魂!]



接著,林先生強吻媛雯的每一寸肌膚,由她敏感的頸部開始吻,



他用舌頭舔她的頸,令她發癢,這下媛雯的雙腿因爲受到刺激而伸直了,



就在此時,林先生也突然加大手指的力道,那一瞬間手指塞進媛雯的最深處。



[啊!] 一聲尖叫,媛雯全身顫抖,沒有受過此等羞辱的她,閉起雙眼流淚,



咬緊牙關忍受著這一切,林先生吻著她的臉,咬住她的唇,甚至把舌頭探進了她嘴裏。



頓時在電腦前看著畫面的我,覺得整個心如被揪起般透不過氣,



無法想像女兒在那環境下的心情,無助?絕望?痛苦?



可看著畫面中媛雯被侵犯的身體,作爲父親的我,還是忍不住下身迅速充血,



這是好久沒有過的衝動,年紀大了以後,不但看色情片無法令我興奮,



就連和妻子親熱都需要她幫我做許多前戲才能進入狀態,



而現在,我卻驚訝地發現,我陰莖勃起程度不亞於我還是二十多歲年輕小夥子的時候。



都說年輕的女孩子是老男人最好的春藥,



這就是老男人在外面玩、找女人,都爲什麼喜歡找年輕小姑娘的原因,



就是要在她們身上找到年輕的感覺,只是我萬萬沒想到看著自己年輕的女兒被姦淫也有相同的效果!



場景回到影片上,



[不!不!不,,,,,不要!] 媛雯大叫著,男人掏出自己的肉棒,



那條不知姦淫過多少無知少女、良家少婦的噁心肉棍,媛雯最可怕的惡夢快要發生了。







她剛被林先生用手指侵犯過的肉穴收縮,愛液微微分泌,



林先生眼見時機差不多了,笑了幾聲說:[媛雯,不是第一次吧?別怕,伯伯會好好疼妳的。]



媛雯相當害怕地揮舞雙手抵抗,可那弱女子的力量哪是眼前男人的對手,



男人在媛雯稚嫩的哀求聲之下,挺身跪在她的雙腿之間,



雙手擡起媛雯的雙腿,把它們折在胸前,



這樣一來,媛雯的陰部也跟著向上擡起,小穴口毫無保留地暴露在男人眼前。



接著,男人一手抓住了自己陽具,壞笑著頂在媛雯的小穴入口,



[可終於讓伯伯搞到妳了!] 語畢,男人猛力地挺身往裏插去,



一下子,全根而入,男人用力地前後抽插。



[啊!嗚嗚嗚,,,嗚嗚嗚,,,不要,,,不要!嗚嗚嗚,,,]



在肉棒插入的那一刻,媛雯放聲大叫,雙手抓緊床頭,受不了每下抽插帶來的強大刺激,



媛雯的小穴不斷收縮,這也令男人的肉棒享受感超佳,男人用力地操,使勁地操,連床都震動了。



我深深明白插入這種年輕女孩小穴時的痛快,因爲我也曾經這樣操過公司新進的年輕女孩,



以權力、金錢消費她們的青春,以物質侮辱她們的肉體。



對男人來說,這無疑是一種最高享受,可當被人逼姦的是自己女兒時,那感受完全不同,



我的心如刀割,可目光卻無法從女兒的身上抽離,



眼睛不能自控地集中在那爲人父親最沈痛的畫面之上,



無論心有多痛,我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畫面中,媛雯被醜陋男人操其幼嫩性器,壓在其身上盡情蹂躪。



這畫面約莫持續了五分鍾,那操著媛雯的男人似乎持久力不強,



他衝刺頻率愈見加快,接著大喊著: [呼!呼!太爽!受不了!媛雯我要射了!]



聽見男人這麼說,媛雯用力搖著頭大聲哭喊著:[不要,不可以射在裏面!不可以!不可以射裏面!]



沒理會媛雯的哭求,男人用力地「啪!啪!啪!」向前猛頂幾下後,用力地抱住媛雯,



可以想像男人的澎湃精液就在媛雯陰道裏暴發而出。



[啊!射出來了!都射進去了!好棒!這種感覺太棒了!]



在媛雯體內射精後,男人逐漸停下動作,扶著媛雯的雙腿喘氣,



似在回味跟年輕女孩共赴巫山後的身心滿意足,



[爽!實在太爽,終於讓我真槍實彈操到這極品,簡直是不枉此生!小張輪你了!]



男人臉上流露射出精液的暢快,是一種身體感官達到極興奮時的獨有表情,



當他爽完後,還不忘了招呼同夥上前姦我女兒,



看到這,我心中一寒,不禁背脊發涼,



可當男人將半挺的肉棒抽出,見他龜頭上拉著一絲白液離開媛雯身體,



我的性慾卻突如其來的高漲,龜頭前端傳來的臊癢,到了難以忍耐的地步,



我不爭氣地在辦公室解開皮帶,掏出肉棒,立馬就對著電腦意淫起自己女兒——媛雯。



[這些混蛋…]



想到媛雯被兩隻惡狼肆虐,我的心情雖然相當沈重,但性慾蒙蔽了我的良知,



更何況這是個影片,事實早已發生,我現在也挽救不了什麼,



那,那,那麼,那麼,讓我這爸爸看個影片,也爽一下無妨吧?

所以我繼續欣賞女兒被人操——



[終於輪我了!女人還是年輕的好!看老闆操這騷貨操得好爽啊!我也來試試!]



那個對媛雯虎視已久的經理小張看到林老闆完事,



便迫不及待地扶著肉棒,接力操進媛雯小穴。



[嗯啊!嗚嗚嗚,,,嗚嗚嗚,,,不要了,,,不要了,,,]



媛雯還未喘口氣,便再次進入性交行爲,



媛雯的愛液和林老闆的精液潤滑了陰道壁,使得張經理的陽具輕易插入,



張經理大幅度地瘋狂抽插,媛雯垂懸胸前的一雙嫩乳亦再次猛力搖動。



在那,兩個男人對我女兒做的,都只剩禽獸般的慾望本能,絲毫沒有人性的存在,



他們呼她巴掌,要她聽話,他們大力抽動,要她呻吟,媛雯的身體,淪爲純粹的發洩工具。



此刻在螢幕中,媛雯曲膝跪在床上,張經理健壯的身體在她身後吞食著她,



[噢!噢!噢嗚!爽快!爽快!想不到被老闆操完還是那麼緊!爽啊!]



[啊,,,啊,,,啊,,,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悽慘地呻吟,從未經曆如此奇恥大辱的她將臉埋進枕頭裏,羞於見人,



但,這種姿勢使媛雯的臀部高高翹起,更是誘人,



張經理滿意的看著眼前美景,興致一來,他拿起床邊的皮帶,高高舉起,



瞬間,堅韌而有彈性的皮帶伴著風聲重重地落在媛雯屁股上。



「啪」!



整個房間迴盪著響亮的一聲,此刻跪在床上的媛雯只感覺屁股上火辣辣的劇痛,



原本滿首在枕頭裏的她帶著淚眼轉頭看著張經理,哭求道:



[經理,,,不要,,,不要打我,,,嗚嗚嗚,,,]



張經理看著媛雯雪白的臀上浮現出一道紅印,冷笑道:



[不要打妳?那妳乖乖配合我跟老闆輪姦妳好嗎?]



還沒等媛雯的回答,張經理又一次揚起手中的皮帶,「啪」!



「啪」!「啪」!「啪」!「啪」!「啪」!



這次張經理下手不只一次,他連續地打了媛雯六下,



媛雯才忍著劇痛喊道:



[好!好!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要我做什麼都行!不要打了!嗚嗚嗚,,,]



媛雯跪在床上哭泣著,聲音聽起來都在發抖,張經理連續地抽打帶給她強烈的痛楚,



原本雪白潤嫩的屁股此刻又紅又腫,讓我看了相當心疼,



可當我看透一切是不可能扭轉後,我便無法克制地在電腦前套弄自己陽具,



繼續看這兩個禽獸怎麼折磨我女兒。



當媛雯的意志被削弱時,張經理對鏡頭的方向使了個眼色,



我知道他是在暗示林老闆上前同歡,



果不其然,林老闆也出現在畫面當中,向媛雯走去。



[來,坐在我身上,嘴也別閑著!好好服侍老闆!]



張經理躺了下來,讓媛雯坐在他的肉棒上,



這種姿勢叫觀音坐蓮,又叫女上位,女方很容易被男方頂到子宮口。



接著,林老闆一根重新甦醒的醜陋陽具靠了過去,媛雯驚疑不定的看向他,



只見林老闆淺淺一笑道:[還想挨痛嗎?]



語畢,他捏住了媛雯的鼻子,抓住她的嘴巴,壓著後腦,雞巴就朝媛雯嘴裏挺進,



[嗯,,,嘔,,,不要呀!嘔,,,]



媛雯微弱的氣音喊著,可嘴裏似乎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無力地輕搖著腦袋。





[小婊子,讓你體驗一下我的死亡深喉,保證捅得妳欲仙欲死!]



林老闆的肉棒摩擦著媛雯的上下顎,推擠著她的舌頭,然後義無反顧地鑽進媛雯的喉嚨!



媛雯緊張地收緊了喉頭,林老闆的龜頭卻陡然向她的喉嚨裏一捅!



[嗚!嗯!!!!] 媛雯這下好像胸口被人用力地打了一拳,大雞巴快速的捅進了她的食道!



她被噎得「嗚嗚」叫喚,口水從嘴角不受控制地掛在那張清秀的小臉上,



而身下的張經理也不客氣地開始向上挺動陽具操弄媛雯,



[噢!噢!!啊啊~~] 張經理抽著涼氣,迷蒙著雙眼,



媛雯的屁股被他擡了起來,又大力往下拉,重重地坐了下去。



[嗚,,,嗚,,,嘔,,,嘔,,,恩恩,,,啊啊,,,]



[媛雯,叔叔伯伯們有沒有讓妳爽呢?兩男一女爽不爽啊?爽不爽啊?]



張經理不停地讓媛雯的小屁股擡起落下,享受著女上位,頂到少女子宮的快感。



而林老闆就不停地朝媛雯的食道裏挖掘,



碩大的龜頭不斷地往她的食道裏面鑽,



媛雯就像被大團的食物噎住一樣,連續地作嘔:



[嘔!嘔!嗯,,,嗯,,,嗯啊!嗚嗚嗚,,,嗚嗚嗚,,,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多虧妳的父母把妳生的這麼美,才讓叔叔伯伯有得爽啊!]



女兒的叫床聲,肉體的碰撞聲,對於坐在電腦前的我來說,真猶如一首首催魂曲,



一個瞬間,我感到陰莖從根部往上導電般,輸送著一股力量,



龜頭跳動了幾下後,一股熱流從馬眼中傾瀉,直接噴在鍵盤上,



一下,一下,又一下,



仿佛從來沒有噴發過如此多的精液似地,噴完通體舒暢,有股銷魂般的享受。



在這種變態的輪姦下,影片持續撥放不知過了多久,媛雯似乎也被操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突然,畫面中,林老闆擺動臀部使龜頭朝媛雯喉嚨最深處捅到底,接著抖動了幾下,



我能清楚地看到媛雯嘴邊有白稠液體湧出,還能聽見輕微的「噗嗤」聲。



我明白林老闆將精液全射進我女兒口中了,



可這樣還沒結束,林老闆忽然掐住媛雯的脖子,一下子媛雯似乎無法呼吸了!



她拼命地掙紮想起身,可兩個男人的力量讓她的掙紮力道感到十分渺小,



漸漸地,空氣越來越少,媛雯的眼神也越來越渙散,



這個時候,林老闆又用力地一捅,精液立刻倒灌進媛雯的鼻腔裏噴了出來!



瞬間,精液佈滿了媛雯的小臉,同時,「嘔」的一聲,



媛雯胃裏的酸水和精液也從食道裏湧了出來,穢物好巧不巧地就噴在張經理身上,



張經理啞然失笑,摸著自己身上媛雯的嘔吐物,他大力地推開媛雯罵道:



[去妳媽的臭婊子,弄得我一身!興致都沒了!]



看著畫面的我,本以爲媛雯藉此能逃過一劫,可當張經理起身後,他卻一把扯住媛雯頭髮怒罵:



[髒死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讓妳更髒!]



語畢,他將媛雯拖至畫面看不見的地方,



隨即聽見的就是媛雯的慘叫,約莫一、兩分鍾後,鏡頭被關上了,



至於他們對我女兒做了些什麼事,我也不得而知了。







影片關掉後一段時間,我仍是沒辦法從畫面中抽離,腦海裏不斷是媛雯被強姦的畫面,



看著辦公桌上和女兒的合照,所有看過媛雯的同事、朋友都覺得非常驚豔,



其貌不揚的父親有個如此漂亮的女兒,



照片中,媛雯的臉上未著任何粉黛,卻依舊美的讓人屏息,



網絡上的什麼女神啊、小模啊,在她面前根本沒的比。





仔細看她,就會發現她的臉型輪廓精細而分明,



纖細濃密適中的柳葉眉,稍深的眼窩中有一雙彷彿含著靈山霧氣的大眼睛,



翹挺如維納斯一般的瑤鼻,還有紅潤得要滴出水似的櫻唇。



既有東方女孩的靈秀,又有西方女孩的英傲,



而她穿著一身紅色的修身連衣裙,更是勾勒出她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連衣裙的肩頭鏤空,隱約可見白嫩的香肩,雖然胸口不是低低的v領,



但兩團白嫩乳肉卻撐得衣物隆起一座小山丘,



裙子的下擺不長,只到她的膝蓋上方15公分左右的地方,露著一對纖細修長的美腿,



她腿上的肌膚更是如絲緞般光滑勻稱,腳踏一雙亮銀的細高跟,顯得高挑豔麗。



但這些都不是我這父親最驕傲的,最讓我滿意的就是媛雯的白,



她的白遺傳了她的母親,她的肌膚就像清澈的雪花那般晶瑩,



就像是白俄羅斯少女的肌膚一般,白的耀眼,



但不同於白俄羅斯少女的是,她的肌膚細膩而光滑,



沒有西方女孩粗大的毛孔,幾乎都看不出汗毛,可以說是集合了東西方的優點。



上述種種,這也難怪媛雯會成爲惡狼最甜美獵物了,



就連身爲父親的我,都因爲她的美而意淫她了,更何況外人會如此待她。



那個中午,因爲媛雯的性愛影片衝擊了我的思緒,



我向公司請了假回家,想要好好靜一靜,想一想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我曾聽說,有90% 的強奸案都不會被公開,



受害的女性由於各種理由,通常選擇默默承受一切。



以前,這句話對我僅僅是一個陳述,可現在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卻成一個讓我心疼的事實!



難道媛雯決定忍受屈辱,不告發林老闆、張經理強暴、輪姦她嗎?爲何回到家都不跟父母提起呢?



返家途中我買了些媛雯愛吃的點心,打算趁著下午妻子還沒回家的空檔和媛雯聊聊。



[叩叩叩,,,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叩,,,媛雯,,,媛雯,,,叩叩叩,,,]



我敲著媛雯的房門,不見她有任何回應,於是我輕輕轉開門把,



[媛雯身體有好些嗎?]



[爸?你怎麼回來了?不是才下午嗎?]



媛雯悠悠醒了過來,看著她那美豔絕倫的秀靨、那吹彈得破的嬌膚,



回想著影片中惡狼們對她那白嫩嬌柔的胴體暴力相向,



想到他們那麼卑劣放肆的強奸了她那完美無暇的玉體,而現在她還打算忍受這一切?



頓時我感到異常的壓抑和憤怒,我爲媛雯感到極大的不公和心痛,



難道就這樣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放過他們?



[媛雯,,,我,,,] 我恨不得把一切都袒露出來,然後拉起她的手衝向警局!



心中的愛和痛,怒和恨混合在一起,彷彿熊熊的地獄火一般灼燒的我的胸口。



我衝動的想要一吐爲快,心髒猛跳,口內髮乾,



就彷佛是中學第一次向女孩表白時那種感受似的,又擔心,又驚慌,又難以自已。



[媛雯,,,我,,,]



可是,倘若我說出這一切,媛雯會怎麼樣?



她能不能毫無芥蒂的接受我知道這一切,她柔弱的肩膀又能不能再三的承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自顧自的決定,會不會反而給她更多傷痕呢?



或者,我應該獨自找那兩個惡狼算賬?



見我吱吱唔唔的樣子,媛雯這下不耐煩地說: [爸,到底有什麼事?沒有的話出去!我想睡覺!]



媛雯的回應讓我又無奈又氣堵,於是我不客氣地說:



[就是妳跟妳媽不聽我的勸告才會發生這些事!]



[什,,,什麼事?]



媛雯倒抽了口寒氣,陷入一陣渾飩不明的迷惑之中,瞪大了眼睛詢問我,



她似乎害怕我說出什麼驚人的秘密,



看穿她矛盾的心情,我也不知如何說明我了解的內容,



於是,我沒說任何話,沒做過多的說明,只緩緩地拿出掉落在我車上的隨身碟,



[妳掉的?在我車上撿到的!]



媛雯的雞皮疙瘩全豎了起來,她激動地起身,四肢有些顫抖地走向我,



[你,,,你看了?你看了?你看了裏面的東西?爲什麼!爲什麼要看!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咆嘯著,她又委屈又生氣,混著抽咽罵著,



粉拳同時狠狠地打著我的背膀,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爲什麼!爲什麼妳不聽話!不聽話就是活該!]



[爲什麼!爲什麼要看!爲什麼侵犯我的隱私!我恨你!我恨你!]



雙方一連串的爲什麼,都想指責對方的錯,卻也道盡了對這件事的無奈與痛苦,



媛雯不分青紅皂白地對我胡亂捶打,



盛怒之下,我用力地抓緊媛雯的雙臂,怒斥她:



[我這是關心妳!平常妳總是不聽我的話才會這樣!]



媛雯不甘示弱地對我大吼:[誰要你的關心!你這不是關心我!是侵犯我的隱私!侵犯我的隱私!]



面對不可理喻的女兒,頓時我覺得整個心如被揪起般,透不過氣,



[啪!]



我在怒火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並脫口罵到:



[隨便男人都能脫光妳!妳還有隱私嗎?妳還有隱私嗎?而且還一次兩個!]



媛雯跌趴在一旁的沙發上,臉上留下淡淡的粉痕,嬌軀微顫,輕輕抽泣著,



這非但沒有讓我有一絲憐憫,



反而讓我想起女兒在影片中淫亂的畫面,那兩匹惡狼也是這樣對她的!



在我看完媛雯被強姦的畫面後,又對媛雯打罵,想必我們父女的關係已經降到了冰點吧,



算了,我放棄了,我放棄這個女兒了,事已至此,我何不把她當普通女人?



當下,和媛雯交歡的想法就在我腦中盤踞不去,侵蝕著我的理智,



理智終究敵不過滿腔慾望,我的心髒狂烈跳動,腦袋一片混亂,陽具早已高高翹起,



一不做二不休,我乾脆大起膽子好好享受一次,於是我褪去了自己身上的遮蔽,屏息站在媛雯面前。



[爸,,,你,,,你想幹嘛?]



[爸,,,你,,,你想幹嘛?]



媛雯瞪大了眼驚呼,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想必她從沒想過有這麼一天——自己的父親準備對她伸出狼爪。



[媛雯,給爸爸一次好嗎?]



[瘋,,,瘋了,,,爸,,,你瘋了不成,,,不,,,我不要,,,我不要!]



媛雯像隻受了驚嚇的小貓,蜷著身體縮瑟在沙發上,滿臉驚恐地看著我。



[別人可以,爲什麼爸爸不可以!]



我露出憤怒的雞巴,堅挺充血,走向媛雯,



事情的嚴重程度已不可收拾,媛雯情急下兩手亂抓亂打,但仍無法迫退我半步,



[啊!爸!不要!不可以!爸,,,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給爸爸一次!一次就好!乖女兒!給爸爸一次!]



我們兩人緊緊扭打在一起,媛雯的哭喊、叫聲、體香,瘋狂地喚醒我征服她的慾望,



我的唇先在她臉龐留下印記,依序拂過耳尖、頸項、香肩,同時將她內褲往下拉,



媛雯扭動身軀,抵抗著我除去阻礙,但一個弱女子哪會是我這大男人的對手,



我很順利地扯下了她的內褲,並用五指魔爪握著自己巨大的陽具,在媛雯的蜜穴門前掃來掃去調整位置,



情急之下,媛雯大大力咬向我肩膀,



[唉呀!] 我大叫,雖然停了一下,但痛感沒有阻止我,更激發我最原始的狂野獸性,



我連甩了媛雯兩個耳光又朝她的腹部給了一拳,



[啊!!!!嗚嗚嗚,,,,,嗚嗚嗚,,,,,]



累了、痛了、心碎了,媛雯終於放棄了反抗,



我粗暴地再次將她玉腿分開,整條巨根就浩浩蕩盪地在自己女兒穴口磨蹭,確認好位置,馬上將雞巴狠狠插入!



只聽到「滋!」的一聲,我整根粗壯的陽具已經沒有任何阻礙的插入媛雯陰道中,



[爸!不要!]



就在這一秒鍾,我和媛雯,我們父女的距離貼到最近……最近……



從此,我們的世界不再一樣。



媛雯緊緻的陰道壁像蠕動的小嘴,不停的吸吮著我的陽具,子宮腔像有道肉箍,將我的大龜頭肉冠緊緊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細孔都張開了。



有如做夢般,我以父親的陽具突襲親生女兒的蜜穴,肉體緊蜜相連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與心理上的暢美,



使我浸泡在她陰道裏的陽具更加壯大堅挺,我開始挺動抽插,藉性器官的磨擦,使肉體的結合更加真切。



我卯足了全力衝刺著自己女兒,再怎麼樣,作爲父親總不能輸給外頭的野男人吧!



[恩,,恩,,,噢,,,噢,,,好爽阿!媛雯!好爽啊!女兒!]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爸,,,,不要,,,,不要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



媛雯在我身下被我抽插得秀髮四處披散,



嘴巴大大的張開,很想尖叫,但發不出聲音,只能唔唔鳴叫,呼吸愈見短而促,全身抖震,



父親的生殖器突擊、衝刺,震撼了媛雯的心弦,一下、兩下、三下,「啪,啪,啪,啪」每一下都撞碎身爲女兒的心,



媛雯仰躺在沙發上,胸前衣服敞開,一對嫩滑尖挺的白皙乳房輕輕顫動,



她失魂落魄般抵抗著我的身體,



因爲性,我撕裂了父親的尊嚴與身份,但我並不後悔,



能看見自己女兒兩眼失神、迷離,思緒像逃到世界的彼岸,一切都值得了。



[嗯啊!嗯啊!我的好女兒!夾得爸爸好爽快!嗯啊!嗯啊!媛雯!我的好女兒!夾得爸爸好爽快!]



我猛烈地挺動下體,將堅挺的陽具像活塞一樣在她柔滑濕潤的陰道中快速進出。



抽動的陽具像打樁機般將媛雯的淫液在「噗滋!」「噗滋!」聲中一波一波的帶出穴口,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是你女兒!我是你女兒!嗚嗚嗚,,,嗚嗚嗚,,,]



[我恨你!我恨你們!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甩動著長髮,狂叫聲中汗水浸濕了身子,雙頰粉紅,粉口微張,



我真的無法控制這一幅誘人淫蕩的畫面了,俯下身子,環抱住媛雯無力的身體,變態地吸食起媛雯的汗水,



雙手無法控制的揉捏著媛雯圓潤的乳房,好像準備捏爆一個氣球。



瘋狂的陰莖猶如狂熱的戰士,盡情蹂躪著媛雯,隨著媛雯的身體一陣痙攣,我再也忍不住,



我將陰莖深深刺到媛雯的子宮內,便在那兒瘋狂泄射,白濁的精液不停地打在她的子宮壁上。



當天下午我一共幹了自己女兒——媛雯三次,把各種體位都試過了,躺著,站著,趴著,坐著,



可以說把她全身玩了個通透,舒服的真是不枉此生,有女兒真好,嘿嘿!




上一篇:父女失眠大混戰下一篇:姐姐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