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axa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夢遊不睡覺的媽媽

夢遊不睡覺的媽媽
上一篇:媽媽的引力波下一篇:母子情人

爸出門後的那天,媽媽就跟我說要和親戚們一起出去購物,問我要一起去嗎,我知道爸爸不在沒人管媽媽,她又想擺闊了,難得跟媽媽一起出去一下,我連忙答應。



媽媽那天好好打扮了一下,她臉上化了淡淡的樁,眼上畫了淺藍色的眼影,配合著長長的睫毛,顯得更加妖豔炫目。頭髮剛做了一下髮型,很輕盈的披散到潤圓的肩膀上,柔順而黑得發亮。穿著緊身白色的吊帶上衣,兩團豐乳被緊緊的壓得怒突又上翹,下身就穿著紅色的小短裙,真的看上去還比我還年輕了,就象學校裡那些小師妹那種年紀一樣,而且天使般的漂亮美麗的臉孔,加上那身性感豐熟的身材,路上一定有很多男人要給媽媽迷倒。



牽著媽媽的手饒著整個大買場一直跑,可累死我了。但是摟著媽媽又感到很快慰,時不時假裝無意的碰了碰媽媽的奶子,性奮得半死。值得一提的是,媽媽下電梯時被絆到,向前摔去,我趕快用手一抱媽媽的酥胸,跨部死死的頂著媽媽的肉臀,媽媽才沒現醜,倒被我這個兒子賺了很多,媽媽雖然帶著胸罩,但我死命一抓,什麼料都感覺到了,很有彈性,我的肉棒跟媽媽的臀部只隔著薄薄的一層似的,肉棒感到很溫熱和下陷。





媽媽急籲了一口氣,摸著起伏的胸口,望了我一眼,不知為什麼笑了笑,這銷魂的一笑,把我的三神六魄都帶走了,我傻傻的望著媽,媽媽臉上抹出一朵紅霞,很感激地把我抱緊。



在商場時,我要求跟媽媽一起照個大頭照,媽媽很好奇就答應了,我和媽媽兩個臉接得近近地,照完效果很不錯,媽媽青春迷人的臉蛋,笑得很可愛,兩顆小虎牙都露了出來,看起來我們象一對情侶一樣,我很高興地把看法給媽媽說,媽媽也覺得很象,然後臉蛋一紅,賞給我幾個粉拳,嗔怪我沒大沒小的。



路上,幾個老外看到媽媽覺得很漂亮,大叫小女孩,要求跟媽媽合照,我連忙幫媽媽拒絕掉,老外吹口哨指著我喊著“吃廚吃廚(吃醋)”,讓媽媽笑得合不攏嘴,那時我為自己有個如此迷人的媽媽感到很高興。



回到家後,大夥都覺得很累,就各自回房了,我洗完澡穿著內褲等著媽媽來一起睡,媽媽跟姥姥聊得很晚,讓我在床上等了半天,差點睡著時,燈亮了,媽媽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叫了我幾聲小名,看我沒反應,以為睡著了,就刷刷的脫下衣服。



我趕緊半眯著眼偷看,媽媽脫到只剩內衣褲時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胸罩解了下來,兩顆水蜜桃的奶子跳了出來,燈光下奶頭不是紅色的是淡黑色的,光滑又肥實,但沒讓我細細品味就套上了睡衣,淡紅色的燈光,照在媽媽黑色繡花睡衣上,就象回到人間的妖怪一樣,說不出的性感和詭異,沒有幾個凡人能夠抵擋得住這。關了燈擠上床,隔著媽媽的身體傳來陣陣幽香,我聞著聞著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我被尿彆醒起來,月光下看見媽媽熟睡的姿態,象小女生一樣可愛,玉雕粉鑿的臉蛋兒,美得如畫,小鼻子吸氣的嗡合著,小巧的嘴巴半開著呼吸,小貝齒後面的小舌頭,象美味的糖果,發出陣陣蘭香,媽媽的胴體極有誘惑的擺開,起伏的酥胸滑上滑下的,我被尿逼急的肉棒不受控製的青筋勃發,腦子裡密密麻麻的都是跟媽媽性的想法,沒辦法了,看有什麼法子讓媽媽夢遊。



怎麼辦啊?我想了很久,這又不是開電腦一樣,按一下開關,媽媽就夢遊。而且會不會是老爸騙我啊,媽媽這麼健康會有夢遊?我仰望著天花闆,想著白天跟媽媽多麼快樂啊,乳水交融的母子之情,也許不用身體接觸,我這樣已經很快樂了吧。



胡思亂想了一陣,媽媽的頭轉了過來,小嘴吐出一口牛奶的氣息,噴到我臉上,我愛憐的摸著媽媽可愛的臉,眉目如畫,美不勝收,如天上的新月一樣,神秘又帶著極大的誘惑。



我愛媽媽,我當時是這麼想的,再三考慮後,我決定放棄,因為想得倒是挺好的,但不知怎麼辦啊,難道在媽媽耳邊說“媽媽你起來夢遊啊”。我去灑了泡尿,回來睡下不久,靠,隔壁大舅兩口子氣喘籲籲的,席夢思也被搞得輕響,舅媽還低嚀叫了幾下,我無名火起,妳們倒是很樂,我在這邊忍著一個天香國色的大美人,妳們還在添油加醋,製造我犯罪。



我回頭看了看媽,媽睡得象個死人似的,隔壁做愛的聲音,好象有了化學作用,媽媽的臉上,居然春光發色,聽到做愛聲,我想媽媽肯定夢到跟爸爸做那種事了。



她臉蛋羞紅羞紅的,圓潤的鼻子微翹地吸著氣,小嘴巴半張開著,還流著一絲口水,渾圓的乳房滾圓地起伏,雪白的大腿緊緊夾在一起,象一個成熟的又美麗的蛇妖,宛轉扭曲著豐滿的胴體,而躺在她身邊已經沒有多少定力的年輕的兒子,以被眼前的艷麗的春色迷惑,成為她的獵物。



此時此景什麼親情我都不管了,大膽地脫開了內褲,把漲硬的陽具掏出來猛搓,一只手輕輕地伸入媽媽的睡衣,直到被那雙肉峰阻擋住前進,我屏住氣,極為小心的看著媽媽的臉,祇要有什麼醒來的兆頭就趕快鬆手。



當我的手輕輕捧住媽媽香乳時,我直接感受到那沉甸甸的奶子,滑手而又細膩,當手指挑了一下那梨尖的乳頭時,媽媽和我好象都觸了一下電,我的臉和手指好熱好麻。



媽媽的眉頭輕輕皺了一下,臉蛋熟紅的好象吹彈就破,小嘴尖翹動了一下,那份動人的鞠態,使我那時瘋狂了,把頭面對媽媽的臉,嘴對著嘴,先互相吹送吸著對方的口氣,媽媽果然很健康,入夜了口氣還是那麼清新而香甜,不知嘴裡怎麼樣,我輕輕的用嘴碰了媽媽水果般的香唇,有點冰冷,一絲甜腥的口水粘在我的嘴上,我的肉棒又漲大了一點,然後兩只嘴慢慢柔軟粘膠在一起。



我用舌尖挑開了媽媽半張的貝齒,侵入香甜多汁的口腔內,無禮的闖入,使媽媽的小嘴突然抽了口冷氣,我在陌生的口腔裡,細細的添吸媽媽嘴裡面每處地方,媽媽滑膩的小舌頭,不斷分泌著甜甜粘綢的口水。



我舌蕾分辯出是牛奶般的美味,一邊想著媽媽和我一起的回憶,媽媽的小嘴裡,有著對我成長而生氣的嘮叨;有著對我深情而可愛的微笑;今天我終於得到了,我發狂的吮吸著媽媽這甜蜜帶著成熟氣息的小嘴,想把她以前對我所說的一切話語都吸出來。



吸著吸著,母子兩的嘴巴變得火熱起來,我的手搓著肉棒不斷加快著,突然媽媽“~嗚~嗯~”的呻嚀,一只手狠狠地抓住我的肩膀。



我嚇得連忙丟下嘴裡和手裡的活,看著媽媽的反應,媽媽的眼皮滾了幾下,坐了起來,聳拉著頭,兩只手在空中無力的揮動,“這……這……媽媽真的會夢遊?!”我被嚇得掉下床下,砰的很大一聲,媽媽聽了居然沒醒來,面無表情,就坐在那裡雙手想要抓住什麼似的。



我小心翼翼的碰了媽媽一下,沒反應,再用力的推了她一下,還是象死人一樣,我被嚇死了,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陽具也由粗大縮成花生米,驚魂未定的我,想走過去把媽媽按倒,媽媽嘴裡念著不知什麼話,站了起來,手輕輕的晃動著,想要抓住什麼,這……這……是電影上的回魂屍一樣,午夜凶鈴??要不是我的親生老媽,我已經跑出房間了。



答應過照顧好老媽的,而且我是那麼愛我的媽媽,我顫抖著,不知會發生什麼,慢慢的走過去,抱住媽媽,媽媽如花似玉的臉蛋帶著一絲蒼白,嘴裡流著滑溜的口水,慢著,我的老天,媽媽的眼睛居然是半張開的啊??!!



我嚇得叫著媽媽的名字,媽媽聽到我叫她的名字後,身體一抖,整個身軀重重的倒在我身上,我被媽媽壓到床上。



我一只手按在媽媽飽滿的奶子上,她的頭靠在我肩膀上,發出熱熱的呼吸,噴到我的臉上,我聞著媽媽頭髮濃濃的香味,好象是一對情人啊,這浪漫的想法又把我的慾望吊了出來,把媽媽的頭轉了過來。



她已經沒有剛才那麼蒼白沒有血色了,眼睛也閉上了,熟熟的睡著,小女生般可愛而又安詳,沉睡的美麗公主,需要我來喚醒。



我想也沒想就把嘴吻住媽媽倘開的小嘴腔,媽媽的口水可真多,我好象回到嬰兒時期,甜蜜的吮吸媽媽的奶水,只不過,是用媽媽的嘴巴來代替乳房了,我要吸住這一晚的回憶,我已經無法控製自己了,美好的感覺使我的頭感到眩昏,長久以來的願望和慾念就要得到。因為,媽媽看來今晚不知那時才會醒來。



不知親了多久,媽媽的嘴由冰冷變得跟我一樣火燙,口氣也燥熱起來,她整個臉紅得發熱,小可愛的鼻子急喘著起,我離開媽媽的嘴,在她的臉上胡亂的親著,咬住她的耳垂磨嚼著。



我的手揉捏著媽媽的乳房,用力的把渾圓的乳房壓在手心裡,磨搓發熱,我的內褲還沒穿上,肉棒粗粗的翹挺著抵住媽媽的睡衣裙擺,我撩開媽媽黑色的睡衣下擺,在她光滑的大腿又捏又抓,然後又把手伸進媽媽V內褲的底端,手指頭抽磨著媽媽肉丘細細的熱縫,直到覺得有點濕濕的感覺,我才把鐵硬的肉棒直頂到媽媽柔軟溼熱的花辨上,竟然把龜頭滑入半個。



龜頭立刻吐出透明的細絲染濕了媽媽的花穴,穴芯溫熱的溫度通過龜頭傳了過來,哇,好爽!我止不住研磨起來,腰一直搖動。



媽媽好象被我弄得很火燥,細白的粉頸也發紅了,披住臉的如絲黑髮被我撥開,她黑黑的眼睫毛輕微抖動著,細細的汗珠滋潤著臉,嫩紅的臉蛋象布娃娃一般,嬌慵無力,含羞帶澀,楚楚動人,美得好象雕出來一樣。



如此的美人怎麼可以讓爸爸一個人享用呢?



她被我親得紅腫的小嘴巴張開著,舌頭伸出來添著貝齒,找尋著我離開的舌頭,我把手扶正了媽媽的嘴,吻了下去,其實媽媽外面對著接吻有極大的排斥,但內心理肯定很渴求。媽媽今夜就由我來代替爸爸做你的丈夫吧。



我嘗遍媽媽嘴裡的美味佳餚。舌頭把媽媽的香舌勾了起來,纏攪著芬芳的唾液,從她的頸部舔下,我一只手幫媽媽寬衣解帶,兩顆結實的奶子蹦了出來,我一口含住紅水晶般的奶頭,咀吸著淡淡的奶香,媽媽發出哦恩的呻呤,要不是她推不醒,還真是怕她不是在夢遊。



兩條赤裸裸的肉蟲交纏在一起,房間裡春意濃濃,活色生香。如此淫霏的畫面,外人看到絕不會認為這是一對母子,我對著向來敬畏的媽媽,猶豫著脫下她的內褲,飽滿的肉丘一下子暴露在燈光下,發出熟爛的蘋果味,我摸著媽媽龜裂的肉縫,有點濕,媽媽整個豐滿彈肉的胴體,都在她的美穴失去色彩和吸引力。



這就是生下我的地方啊,我重複著久遠那個夢鏡,顫抖著手,頭腦發麻的抓緊興奮得一直抖動的肉棒,對準著那油得發亮的裂縫直戳下去,硬如石頭的肉棒擦過嫩滑的肉辯,摺了個彎。



我口乾得頭暈了一下,心窩熱得發慌,我用力把媽媽又重又軟的大腿撐開,把整個肉穴都帶闊開來,手握住肉棒上下磨著媽媽粘濕的肉縫,讓龜頭吸收下穴裡的淫水,再慢慢的陷了進去。



啊!媽媽的肉穴如萬能膠水一樣粘住我的肉棒,火熱的一直颳著我的肉皮,感覺有點疼,我猛的用力的硬插,龜頭撕開嫩肉,終於抵住媽媽柔嫩花芯。一切都是預期般爽。



媽媽的穴裡的溫度有四五十度般火熱,肉壁棉花般柔軟,研磨著互相分泌出來的淫水,尤其是我抵著媽媽最深處那堵柔軟的肉壁,吸得龜頭陣陣酸麻,濕粘得尿意直閃,龜頭無法控製的噴出一點陽精,使我動也不敢動。



壓在我朝思慕想美麗的貴婦人的媽媽身上,雙方的性器緊無空隙的膠合在一起,這是我以前想都沒想到的場景。



我看著夢幻又美麗的媽媽的花容,她的臉紅得如熟紅的橘子,秀美而高貴的表情,使我想著小時侯到如今發生過的溫馨往事。



我深深的抱住柔軟乏力的媽媽,愛意深深的封住媽媽一直呵著熱氣的小嘴,一邊吮吸著不斷湧出的蜜汁,一邊挺著硬如石頭的肉棒,抽插著粘緊的肉穴。



肉棒的硬度使媽媽肉嫩的肉穴油滑而不堪抵擋,整根拉出來又很快的插抵穴內最深層的肉芯,接縫處流出白色的泡沫,肉棒加快的套動使得媽媽的肉體跟著彈動,高聳的乳房被搖得顫巍巍的,紅紅脹突的乳頭抖出陣陣弧線,緊貼著我屁股的雪白肥軟的大腿一次次碰撞著我的睪丸。



平時高不可攀,美艷得不可方物的媽媽,別的男人是做夢都不可得到的,包括我,但是今天由於偶然的機會,她正被我狠狠地欺辱和姦淫,這又是媽媽做夢都想不到的。



我發洩著我對她的愛和平時一些對她的不滿,肉棒快速的套動發出“唧唧”的淫水聲,有一次龜頭的肉冠,因為快速的抽出被肉穴裡的肉簷鉤帶了一下,酸麻尿急的肉棒無比的爽感,我知道快射了。



我忙捏揉著媽媽被晃動得左右搖晃的翹乳,砸緊著媽媽的粉舌,想把它整條都吸出來,下面把整跟怒勃的肉棒,大力的猛插進肉穴的深處,又“嘰”的一聲連淫水都快速的拔出,急速忘情的急插猛進,媽媽的小穴兩片嫩肉可憐的翻開合著,乳白色的陰液象小溪般留了出來。



她妖豔美麗的臉蛋,無力而楚楚可憐,被我下面的快速抽動一直輕微晃動。



媽媽被我含住的小嘴“嗯嗯”的發出悶聲,兩人的牙齒由於晃動也碰撞了好幾下,我愛媽媽愛得無處可以包容,一心就想把媽媽吃到肚子才安心。



我離開媽媽的嘴,一只手放開肥軟的奶子,把媽媽的不斷搖動的的大腿架合起來,一只手抓來一個枕頭墊高媽媽的肥臀,這樣我的肉棒已經插得媽媽的嫩穴快撐破開來,花芯一絲小小的顫動我的馬眼立刻就知道。



我大刀闊斧的狂插起來,把全身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媽媽這麼可愛和高貴迷人,男人看了本該憐惜一點,但她的美麗和嬌小可愛,只會讓我想用肉棒把她插破,媽媽可能受不來這般狂轟亂炸,小臉表情好痛苦,眼裡居然摻出一絲淚水,嬌艷的花容因為痛苦美得讓我心裡愛得更死,下身急速的抽滑插動,媽媽的肉臀被我乾得拍拍直響,雪白的大屁股被撞擊得快要散架。



我的腰部突然一緊,我趕忙死命的把嘴壓住媽媽濕軟的小嘴,發力的猛吸著媽媽嘴裡的一切東西,肉棒電麻又酥爽,神經都繃集在那裡,用力死死的頂撐著媽媽柔嫩的花芯,粘膠著的花芯突然象嬰兒的小嘴一樣吮吸著馬眼,而且肉壁包住肉棒緊得快要夾斷似的,火熱的淫水快要鎔化肉棒。



啊!媽媽我受不了你的嫩逼啦,我用儘力氣把媽媽的肥臀按到我的跨下,環在一起,肉棒被頂得在肉洞裡動彈不得,龜頭猛急的抖動,激射著精液,直直貼貼的射進媽媽的子宮,找尋著媽媽子宮裡的卵子,我無盡而快速的噴射著精液,快感使我停不下來,攏著媽媽的屁股我一直拼命的死操,一直到肉棒軟得滑了出來,我才停止瘋狂的插逼。



床上媽媽的雪白的大腿還敞開著,猩紅的陰唇翻開著,一團乳白色的精液從肉穴裡流了出來,把濃黑的陰毛膠粘住,她美麗豐挺的乳房,快速的起伏不斷,乳尖和乳昏漲大突了出來,繡發散亂,嬌艷動人的臉蛋,帶著滿意的一絲笑意,小嘴角春意淫淫的帶出一個酒精窩,一切都帶著淫霏的味道。



我抽了口煙,把煙吐到媽媽的嘴裡,然後再從她的口中吸了出來,直到把媽媽的口腔弄到滿嘴煙燻味,媽媽最討厭我吸煙了,說我滿嘴煙味離近點聞到都臭死了,哈哈今天我就來搞臭媽媽的嘴,吸吮媽媽充滿煙味的小嘴,煙混合著口水的味道確實有點難聞,但我還是把媽媽的小嘴裡的口水吸得近乎乾枯,直到雙方的嘴吧發麻乾燥。



我把玩著媽媽的奶子,把軟軟的肉棒在媽媽的小穴上來回磨動,感受那份肉嫩的軟濕,看到床頭前的爸媽的結婚照,我端詳了很久,心裡有一絲後悔,但事以如此我已經無法回頭。



親生的媽媽被兒子姦淫,這是道德最深的禁區,我在操我媽的同時,懷著社會所不容的禁忌快感,說不出的快爽,這份大餐世上幾人能吃到,就是有也很難找到細白嫩肉、美若天仙的媽媽,更別說有夢遊這個病狀的了,禁斷的肉奸我雖感到無比的快感,但對著死人般的媽媽做起來還是有遺憾,要是對著醒著的媽媽進行姦淫那不知有多爽。



我知道以後可能沒有這種機會了,今晚一定要做多幾次,才能對得起床上美婦人。



研磨著嫩逼的肉棒又起死回生粗大了起來,我把媽媽抱了起來,讓她趴在我的身上,扶正肉棒嘰的一聲又穿過兩辯肉片插了進去,因為剛剛做完,肉壁很濕滑,插起來很舒服。我抓緊媽媽肥厚的大屁股,扶起來讓肉棒粘著淫液從嫩穴抽離,又發狠地把屁股按下,發出響亮的唧的一聲,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次次直抵到柔軟的花芯。



媽媽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乳房一抖一抖的磨擦著我的胸部,乳尖在我的胸部象捎癢似的,我一只手扳起媽媽無力聳拉的頭,用舌頭添偏她美艷的臉蛋,象插逼一樣插進媽媽甜蜜的口腔,跟下面抽插的頻率一樣快的舌奸媽媽的小嘴,兩人的口水滴到媽媽的乳尖上。



我美美的享受著媽媽的肉體帶給我的爽勁,一邊是對著媽媽久無大力耕耘的肉穴,鐵硬的肉棒肆無忌憚的挑颳著媽媽的豆腐般嫩逼,紅紅的血絲在翻開的陰唇上清晰可見;一邊是媽媽視為生命的花容玉貌,粘滿了我的口水,特別是她自認為很衛生很乾淨的嘴巴,受到從來都沒有過的侵略,我強姦了媽媽的肉體,也強姦了媽媽最後一道守地(屁股洞俺沒興趣)。



冰清玉潔,高高在上的媽媽,正被她親生兒子瘋狂的姦淫,這令我格外的興奮,高貴的美婦人,無力的被下體插入的異物而顛簸,雪白的乳房上面掛著一條金項鍊,本來是為了顯示主人的高貴典雅,此時隨著晃動的乳波變得一文不值。



我極度的滿足著一切,把媽媽翻了過來跪立在床上,讓她迷人的大屁股面對著我濕淋淋的肉棒。



我扳開兩團雪白白的屁股肉,硬粗粗的一下把肉棒直插到底,當然還是媽媽的小穴而不是她的小菊花,因為要是插進小菊花搞不好她會醒來,太疼了而且明天她會發現的,肉逼可能還不會那麼明顯,但也是被我乾得不象樣了,管他呢,我以深深愛上後插入的體位那種快滑的感覺,就是媽媽突然醒來我也要乾到我射血為止。



跟媽媽第二次交配,我足足插了幾百下才在媽媽的穴內射出稀少的精液。我愛憐的把媽媽全身吻了個夠,才給她做了全面的恢復工作,擦了一盒的面巾紙,再用面布用清水給她擦了身體,用指頭鉤出留在肉穴內的精液,含著清水嘴對嘴沖洗媽媽嘴裡的煙味,全部做完發了我半個鐘頭。



萬無一失做完一切,我給媽媽蓋上了被子,隔壁大舅家還在做愛,呻吟聲唧唧的淫水聲聽得很清晰,媽的,真的是淫得旁若無人。我打開房門走到浴室給自己也清洗清洗。



擦乾身關了燈,走回房間時,突然一個人跟我撞了個滿懷,溫香暖玉的肯定是個女人,我跟她都嚇得叫出聲,我用手摸一下想開燈,不小心碰到對方柔軟的胸部,哇!好大啊,等燈一開,大舅媽清秀的面龐出現在我的眼前,她的臉秀紅的象柿子,一定是做完愛想去沖洗被我碰到了。



做完愛的舅媽在昏黃的燈光下,狐媚妖豔得讓人窒息,這位素無謀面的大舅媽白天她很端莊和小心,很少若人注意她,加上有位比她靚麗好幾十分的媽媽,我的心裡根本沒去理她長得如何。



今晚無意跟她相撞,加上剛才她的叫床聲,我仔細的把她端詳個夠,瓜子臉紅得噴火,杏眼含春,瓊鼻小嘴。嬌小的身軀玲瓏惹火,發出女人成熟的味道。



剛做完的原因她的身體發出一股騷味,比不上媽媽,但另有一股風味,媽媽象頓大餐吃完以後,我對這種小菜也沒有多大性趣,跟她道聲對不起後,回房睡去了。






上一篇:媽媽的引力波下一篇:母子情人